幸福很简单

“浪子回头家庭美满”

为什么讲浪子?又为什么回头?这里面定有一番故事。

所谓浪子,无分浪荡纨绔,双眼被世间的灯红酒绿所迷惑,生活偏离轨迹,家庭出现矛盾,出现患得患失的感觉!从而浪荡不羁,心性出现变化,彷徨无助!这个我最有切身体会,以前所理解的婚姻和现在迥然不同。

“一屋、两人、三餐、四季”以前我不明白婚姻生活便是组成一个小家庭,得经营、付出、沟通最重要的是责任感。

说到经营也是最近才明白“俭以养德”的道理。萝卜白菜保平安,粗茶淡饭才有滋有味。

每个月挣得不多“五味令人口爽”我同现在提前消费的年轻人一样,总是透支明天享受今天。明天还不知道能不能挣得到今天却已经消费了不少。

孩子生病等等都没有计划在内,手里没有应急备用金总是如空中楼阁一番过日子。所追寻的一切如梦幻泡影,虚无缥缈,不切实际。同时也让自己陷入了无尽的深渊。

其实人一天要花的钱,吃饭、穿衣,多不多?不会很多。

就要考虑还钱,就需要努力。整日整日的忧虑钱怎么来生命的意义也黯然失色。脾气暴躁看到不顺眼不顺心的就火冒三丈。在工作中看到人都觉得是敌人、是对手,人生活得像战场。

所追寻的这一切让我精神生活很贫乏,经常独自神伤,去思考到底什么样的日子才是好日子?

最近一回家,一听到电梯声的大宝就第一时间跑到门口来接我,活蹦乱跳、兴高采烈、手舞足蹈、好不快乐。而在这之前是我想都不敢想的,孩子之前并不和我亲,甚至不要我更不让我抱。由此我思考出生活不仅是给孩子买漂亮的玩具和昂贵的零食来讨好她,陪伴就是最好的爱。

想来觉得心酸。三年来给孩子的都错了,孩子愿意和我分享美食、分享快乐、和我一起唱歌这不也是幸福生活吗?更有一次和我玩捉迷藏笑声回荡整个房间。那不正是快乐吗?真正的福在什么时候享?我现在都拥有了那不快乐吗?

精神匮乏的生活让我飘在云端雾中,摸不到房子挣不到钱,没有照顾好孩子家人更没 有尽职尽责,甚至一睁开眼睛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一次陪伴就换来了孩子如此开心的笑声这不是比我给她买的新衣服高档水杯好太多了吗?

静夜深思,我追寻的一切都错了。

什么样的生活才是正确的?就是儿女绕膝时。培养孩子成材。让一个孩子从小有仁爱之心,为自己积福、培福。

孩子不用教全凭德行感,所以我得有智慧的陪伴及教育好孩子。

俗话说福田心耕,当一个孩子从小他念念都会为人设想,都会替人着想,他这一颗心已经在为他这一生培育出非常多的福田。而他有这样的态度,学的东西他一定会奉献社会,造福,晚年铁定享福。

我们养孩子不正是期待她一生幸福平安吗?

幸福触手可得,我却丢失了眼前的幸福,陷整个家庭总是处在危机之中。现在才明白看似山珍海味妻子食之无味的理由正是每日每日隐藏着深深的担忧。

她无奈又不舍弃的陪伴。只盼一天浪子回头。

在大宝那丢失的父爱位置孩子已经给我预留出来了,她接纳了我。甚至在我出门时来不及穿鞋子提着两只鞋跑出来大哭追我。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不是比叛逆的孩子好吗?不是比反目成仇的亲子关系更值得珍惜吗?

以前我丢失了发现美,执拗的认为人和人相处不交心,圆滑、把话说得既漂亮又好听才是修行。现在看来真实美才是最踏实的美。

大宝胆小,电视一打开炮轰枪响的抗战片孩子立马就躲开了。这种不安稳的缥缈日子就如抗战一样,给她们每个人心中都增添了很多恐慌。而现在我只想做她们的依靠。

电闪雷鸣时,是抱孩子入怀的好爸爸,让她们不再怯懦不再无助。

晚上回家帮助妻子料理家务,清洗碗筷,帮她分担。

看着她驼了的背弯了的腰和满面倦容我便悄悄抱走二宝给孩子喂奶喂水,这样最实际的行动才是替家人分担。

原来让家人开心是如此简单。我应该感谢我的家人不物质不攀比不虚荣不浮夸,我应该感谢上天赐给我两个小公主给我清早有歌声晚上有欢笑。

时光荏苒,我应该把握住这美好时光,不再让它流逝。

我相信,只要有这种心态,家庭定会美满,生活定有希望。

————

今天我出门了。

带着二宝步履匆忙,春天的风也是透骨的冷,走着走着我便想起来了老公。疫情期间,正是我百天之内,没有阿姨的帮衬俩个孩子显得家里面总是乱糟糟的。

我喜欢洁净,要求大宝擦地、擦桌子,她调皮,总是爬到桌子上跳下去。正是“两三岁,狗都嫌”二宝母乳喂养每两个小时起床换尿布喂奶还有一些抚触按摩排气操,时间安排的再忙碌紧凑我还是不愿意让大宝落下功课不愿意二宝囫囵吃口奶就去睡觉。

“责任”在我这显得尤为重要。就像现在走在路上我戴着口罩感受深呼深吸一口热气内心凝重一番,我在思考这些天是怎么样度过的?

哪能是朋友圈中岁月静好的模样?我记得大宝煎鸡蛋烫了大拇指、读书撕了书本、穿袜子丢了一只、把筷子丢到床底……这才是两岁孩子的天性,而我总是围绕着灶台孩子团团转。

忙碌完已是夜深人静,有时候发愣有时候哭泣,还有时候打电话勒令老公即刻赶回家带孩子我要出门散心。

曾有几天我每天夜间外出坐在楼下敲击文字排解郁闷及恐慌,我只觉得我累。

等这许久许久的疫情解除掉的时候我带着孩子们下了楼,“好冷”这是我的第一感受。

我想起来有一条楼底下小超市拍的短视频中有老公忙碌的背影,是那样沉重。我自责到我竟然每天都在发火,早八晚十二加晚上陪我一夜未眠的带孩子,我竟然在忙碌网课斥责他笨手笨脚的惹哭了孩子。我想起来每天晚上都在洗尿布洗床单被罩的他。

冷风袭来我立刻捂紧了怀中的二宝就如我身披他买的一千多元羽绒服而他外穿39元仿制外套时的那一抹不经意的爱在指尖流淌。

有时候想幸福生活到底是什么?是夜间风尘仆仆一把从大衣内掏出一叠钞票摔到床上讲一句“发钱啦”两个人兴冲冲的数着又喊着“我们又多挣了一平方!”还是凌晨三点就开始煲鸡汤为了让我七点钟起床可以露出一抹微笑?

或许,本来就应该这样。

这次疫情期间,很多人都被困在家。有了他不辞劳苦的“志愿”服务也正是为孩子树立了好的榜样,等两个孩子长大成人的时候我们也会讲这一段故事给她们听。

佩服夜晚十二点回家两点钟还为大孩子揉面蒸馍馍的丈夫只为孩子一睁开眼有一口花卷,佩服凌晨起床煲汤煮饭又匆忙洗漱去上班的丈夫,还有带着孩子们听古典音乐读书画画弹琴的妈妈。

有家就是“温情”和“烟火”味的家,有奔头有希望有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