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应该没有心

“妈,我们以后好像再也不能看见杜慧慧了。”许斌呆呆地对母亲说。

“杜慧慧,你去第一排坐。”

杜慧慧一脸惊讶地看着老师,又看看许斌,就像昨天许斌知道要跟杜慧慧同桌时的表情一样。一天不到,杜慧慧又回到了冲着黑板正中间的“风水宝地”。很多学生瞪了她一眼,撇撇嘴。

杜慧慧怔了半分钟,似乎明白了什么,脸上泛起一阵红,在大家的注视下,回到了她母亲给她挑的常年不变的座位。

回到家,杜慧慧安静地放下书包,径直走到母亲面前想要说话。她刚抬起头,看向母亲那张脸时,因为害怕又迅速低下头去,但是她憋了很久不得不说了。

“妈,座位是不是你找老师换的。”

“是啊。”她的母亲若无其事地翻了一页书,“看来你老师已经给你换了。”

“你为什么这样?我为什么必须坐在那里?”她一着急,声音提高了一些分贝,抬头皱着眉直视着母亲。

“啪”母亲把书往沙发上一摔,吓得杜慧慧一机灵。

“我为什么?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全市统考你为什么没有考到第一!一个年级第一有什么了不起!还有,你们老师换位有问题,青春期的男生女生不应该坐在一起了!”

“可是你这样伤害到别人了,你让别人怎么想?说我是靠妈妈塞钱给老师的关系户吗?”

杜慧慧还没说完,她妈妈一个巴掌甩在脸上:“养你养的很好啊,都学会跟我犟嘴了。我就是给你老师塞钱了,你就不应该跟男生坐在一起!坐在一起就容易早恋!”

杜慧慧没有再说话,伴着母亲的辱骂低低地抽泣着。

第二天,杜慧慧的左脸偏耳根处还有些红,脸有些肿。

这一切都被许斌看在眼里。昨晚他妈妈跟他说,她经过楼下时听见杜慧慧的妈妈又打了杜慧慧,嘴里还掺杂了些“早恋”等词语。

许斌明白了这事与换位与他也有关系。

在许斌有记忆以来,杜慧慧从来没有出现过在小区的孩子堆里,他们同住一个小区十几年,每次杜慧慧出来都是被她妈妈领着,打扮的干干净净,漂漂亮亮。

她总是牵着她妈妈的手,将半边脸藏到她妈妈身后,好像怕所有人。这成了小区男生们长久不衰的讨论话题。直到上了小学,她才好一些。

不知是什么缘故,杜慧慧从小到大人缘都不好,女生觉得她做作,男生觉得她清高。

或许是因为成绩一直是第一的原因,或许是她妈妈从小耳提面命不许结交成绩不好的人,不许跟男孩子玩的原因。她是第一,其余人都是她的手下败将,都被她妈妈划为“雷区”。

他之前也莫名地讨厌她,小时候妈妈经常提着他的耳朵:“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你看看杜慧慧,都是同一年生的怎么人家这么懂事,你就像投错了胎天天往外窜。”

他因为反抗,被他妈妈提着耳朵拉到了杜慧慧家楼下,让他听听杜慧慧在干什么。他觉得很丢脸,哭着闹着往回跑,闹得慧慧妈下来劝架。

他讨厌杜慧慧,他颜面尽失的时候杜慧慧在练习《欢乐颂》,那声音既讽刺,又难听,还有她妈妈下来时脸上显而易见的嫌弃与骄傲。

许斌耷拉着脑袋回想着过去,一张纸条出现在他眼前。他拽过来迅速地打开,干净的纸条被折的很有规律,上面娟秀的小字写着:对不起。

没有署名,就冲这份严谨和字体就知道是杜慧慧,他抬眼看向她时,杜慧慧慌乱地转过头去开始学习。

小区里。杜慧慧妈妈和许斌妈妈碰见。

“好久不见慧慧妈,听许斌说你家慧慧这次又考了第一。”

“还行吧,区区一个年级第一,才多少人考试,离市里的好名次还差的远呐。”

“你家慧慧今年冲击重点高中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你就等着过几年你家出个状元了。”许斌妈妈一脸羡慕地说着。

“哪有,我跟你说啊,现在这些十几岁的孩子正是青春期,注意着点儿,千万不能早恋了,要是早恋了,考试就完了,高中去不了最好的,这大学,后半生,想想都可怕。”

杜慧慧的妈妈认真又严肃地说着,皱着眉向许斌妈妈走近了一步,弄得许斌妈妈也紧张起来。

许斌回到家,妈妈迫不及待地迎上来,带着莫名的微笑:“儿子,妈妈问你,你跟你同学关系好吗?”

“好呀。”

“都是男生女生啊?”

“都有。”许斌很淡定。他为人仗义,大家都喜欢跟他称兄道弟,但他没有对任何异性有着别样的想法。

许斌妈妈一脸紧张:“儿子,快考试了,咱就少跟那些小女孩的玩儿了,别影响学习。”

许斌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妈你怎么这么讨厌,我心底无私坦荡荡,你怎么还搞性别歧视?谁规定男女生在一块就一定是谈恋爱了?”

“你看看人家杜慧慧,就是因为她妈妈管得严,人家次次考第一,我没见她跟你一样天天乱窜,人家将来重点高中,重点大学,你呢?去街头当混混吗?”

“又是杜慧慧,你们烦不烦!”许斌大吼一声,把门一摔进了屋。

拿出作业本他也不好好写作业,胡乱一顿涂,咬着笔头愤愤地想着她一定早早写完作业练了钢琴开始复习功课了。

许斌越想越心烦,扔下笔走出家门外出散心。不知不觉,许斌走到了杜慧慧家楼下,洁白的灯光映得心里都是安静的。

“啪”的一个清脆的声音,吓得出了神的许斌一机灵。

“说!你的作业本为什么这么脏!”隔着窗户就能听到杜慧慧妈妈的愤怒与可怕。

“我,我不知道。”杜慧慧嗫嚅着,压抑着哭声。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作业本是你的第二张脸,卷面有多重要你应该清楚,你这个破本子让老师怎么看!考试的时候怎么办!”

哗啦啦一阵翻页声和落地声,许斌觉得这个动作应该是她妈妈把本子扔她头上并且本子掉落。
这事真不怪杜慧慧,许斌自言自语着。

下午发本子的时候杜慧慧不在,大家上去拿本子碰倒了洗黑板擦的脏水,脏水顺着讲台流向了讲台旁边的杜慧慧的本子。

讲台上的人愣了几秒,又开始哄抢,好像什么也没有看到。许斌站起来想去抢救一下的,碍于同学的眼光和妈妈的各种攀比教育,他选择视若无睹。

“妈,我错了,我下次一定保护好本子。”杜慧慧抽泣了一下,小声地说。

见到她认错,她妈妈怒气消了几分:“下不为例,接着学习吧,我给你报了明天的补习班。”

“妈!”杜慧慧怯生生地说:“我明天能不去吗?我想休息一天。”

“为什么?”

“我已经很努力地学习了,我想出去玩一天。”

“你问一下自己考进市里前三了吗?重点高中的尖子班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进了吗?你的人生前途是光明的吗?”

“为什么许斌就可以经常出去玩?”

“他就是个混子!”杜慧慧妈妈斩钉截铁地说,“你想变成这种一无是处的败类吗?你跟谁出去玩?男生女生?我怎么跟你说的,不许早恋!不许跟男生玩,你听见没有!”

还没有听她妈妈骂完许斌就已经受不了跑开了,虽然话里骂的是他,他却一点没有生气,反而可怜杜慧慧占据了他心里的一大部分。

那晚杜慧慧被骂完之后躲在被窝里哭了一晚上。

杜慧慧知道自己不被大家喜欢,所以她想做一些事情让大家接纳她。于是在老师说完联欢会需要弹钢琴的同学后第一个举起了手。

老师投来了迟疑的目光,同学们也是议论纷纷,思忖了片刻,见没有合适的人选就犹豫地选了杜慧慧,下课之前老师一直提醒杜慧慧说如果耽误学习就立刻停止。

回家后杜慧慧把要表演的曲目练习了好几遍以至于错过了计划的时间。她的妈妈疑惑的问为什么今天不去学习。

杜慧慧说市里有钢琴比赛在学校里举办,如果获得好名次对中考有所优待。她妈妈眉头皱了皱,看看杜慧慧认真的样子不像在说谎,半信半疑地走开了。

这次参加钢琴表演的还有邻班的一个男生,长得也算好看,也有不少小女孩叽叽喳喳的议论他。因为要排练,他就和杜慧慧经常去琴房练习,渐渐地就有人造谣说他俩背地里谈恋爱。

明明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传得越来越真,弄的许斌都以为杜慧慧长胆子了。

下午放学前许斌被老师叫去办公室谈话,回来时同学们都放学走了,他也收拾了书包准备离开。刚踏出门口就撞见杜慧慧跟那个男生在谈话。

两人谈的似乎很融洽,杜慧慧还把一个信封交给男生。男生走后,还没等许斌转身,杜慧慧先看见了他。

“许斌。”杜慧慧怯生生地叫他。许斌“嗯”了一声,停住了要迈开的脚步。

“这件事能不能不要告诉任何人。”

“你早恋了?”许斌可能太好奇这个谣言了,嘴里突然蹦出这个问题把他自己也吓一跳。

“没有没有。”杜慧慧听了直摇头,双手也左右晃动,“我们只是同学,我妈说了不能早恋。”说的话尾,眼睛一阵酸涩,眼泪开始滚落。

许斌从书包里翻出一包纸巾递给她。

“我是不是应该没有心?”她冷不丁的冒了一句吓得许斌拿纸巾的手抖了抖,“没有心是不是就可以不在乎妈妈的话,就可以活得很快乐?”

许斌一时也说不出安慰的话,把纸巾往她手里一塞跑掉了。

杜慧慧回到家后已经天黑了,推门看见妈妈坐在沙发上,客厅里也没有开灯。杜慧慧打开灯,说了声“妈,我回来了。”

“跪下!”寂静中妈妈一声呵斥。杜慧慧乖乖跪下。

“你为什么骗我!我今天去学校问了你老师,根本没有什么市级比赛,就是一个联欢会,你老师说是你主动报名的,你想干什么?不学习了吗?”

杜慧慧知道今天必须要挨揍了,低着头一言不发。

“弄这个是为了那个小男生吧。”妈妈冷笑着。

“不是的,妈,我没有早恋,我只是想弹钢琴,我不敢早恋。”杜慧慧吓得话都说不利索,她知道早恋是妈妈的雷区。

“你当我看不见是吧,今天下午我去你学校亲眼看见你跟那个男生离得那么近,你还给了他一个信封,信封里是什么,情书吗?你要不要脸。”

杜慧慧觉得很委屈,擦了把眼泪大声说:“那是他借的琴谱,我怕弄坏了你打我只能装进信封里。”

“你还敢顶撞!你听听同学们的议论说的什么!你跟许斌什么关系,我看见他跟你挨得也很近!”

“妈!你说我不要紧,你别伤害其他人啊!”杜慧慧生平第一次跟她妈妈这么大声说话,因为她妈妈的管教她从小没有朋友,现在有人对她好一点却要被曲解。

妈妈以为她恼羞成怒,更加坐实了事情的真相性,操起准备好的鸡毛掸子开始打她,一边打还一边羞辱她。

杜慧慧挡不住像雨点一样的鸡毛掸子,突然心生勇气推开妈妈跑出了家门。她以为她能暂时躲开了追打,没想到妈妈也追了出来,抓住她的衣服开始抡。

被抓住的她再也跑不掉,只能挨着更加疼的毒打,疼的忘了这是在街上。

哭声引来了很多邻居,大家帮忙拉开了母女。嘈杂声越来越大,引的人越来越多,许斌跟他妈妈也来了。

杜慧慧妈妈从人群中看到许斌,想起了下午许斌跟杜慧慧不知道说了什么,不由得跟慧慧今天反常的举动联想到一块,她猛地挣开人群把许斌从人群中拉出来。

“你跟杜慧慧是什么关系!我看见你跟她说话了!是不是你教坏的我女儿!”

“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我儿子怎么教坏你女儿。”许斌的妈妈也不甘示弱。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吵着。

吵声越来越大,眼看就要打起来了,杜慧慧突然跪下大喊一声:“妈,我错了。”这一跪,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人群里出奇的寂静。

闹剧很快结束了,杜慧慧被她妈妈罚跪在家门口直到半夜。跪着的时候,她的指头紧紧的嵌在掌心里,弄出十个又青又紫的印记。

第二天上学,她感觉班里有人注视着她,似乎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情。

她知道为什么但她必须装作没看见。收拾书桌的时候听见她的后桌对别人说着昨晚的所见所闻,声音不大,但在她的耳朵里特别刺耳,后面还夹杂着一些嘲笑。

她握着拳头,听着那个女生跟下一个人说着她的坏话,然后又是一阵嘲笑。一个一个又一个,杜慧慧的拳头攥得越来越紧。

在那个女生说了句“让她总跟那个小男生在一块,活该”后,她再也忍不住,伸手从书包里拿出一把水果刀,转身刺向了那个女生。

她的后桌倒在了血泊里,杜慧慧在大家还没反应过来时,跑出教室,一跃跳下了教学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