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雨雪风寒

早起走在街上,微雨连绵。那雨,从晚下到夜,从夜下到晨,斜斜地潲,滴落脸颊,凉凉的;有几珠儿顺嘴角咽肚里,涩涩的,苦苦的。路畔的树,摇曳着,急着绽绿,吸吮着雨水。三两只雁,在雨中翻飞啼鸣,衔着春,欢乐着。
雨,唤来了雪,带来了微寒。雨推雪落,雪助雨威,缠绵一起,不分彼此,携手挽臂。只是,雪遇雨即溶,落地一层湿,看不见它的晶莹,却送来了春的憧憬。农民们忙着备耕,预计着把春植入土壤,把一年的收获寄托在绵长的希望里。

风,吹小了雨,雪弱了,寒意却还在,它阻挡不住春的脚步。街旗,顺风猎猎飘响,奏着城市的行进曲。杨柳轻拂,枝条柔娜,吐露着款款深情;低吟浅唱,缓舞身姿,垂下一片片秀发,风雪中倔长着。
风刮来一块云,天阴晦了,有些沉闷,有些压抑。我走在这层层围裹中,望半空,仍厚霾重重,但自忖:一定会晴朗,太阳一定会高照,须晴日,分外妖娆!路过空寞,走进繁华,弹拉吹唱,下琪打牌,音乐阵阵,街市摊贩,喧嚣声声。一片热烈!但繁华和热烈是他们的,独自和静谧是我的。穿行其中,深陷其中,自寻其中!努力地觅一方纯与净。
感受了雨雪风寒,感受了繁华热烈,感受了独自静谧,忽然记起多年前曾写过一篇长文《净土》,想来幼稚可笑,然而一路走一路欢欣,自乐其慰。于是想:自身即是一方净土,虽然很小。
楼院,长有一排树,树上斜几根枝杈,已冒青芽儿;然终因对面高耸一栋楼,遮蔽了太阳,失了它的色,枯了它的枝。望不见南面的山,看不到杏花的丛;但丁香还是要开的,几日前看那团团花簇,不是已经开始吐蕊了吗?
雨雪还在下,天不见转晴,刚才返回时,院外那几株路边松,愈发的翠,愈发的虬劲。它纹丝不动,傲视苍穹,树干硬硬的;那是它的骨,那是它的魂。是用来感受和挺立的,一个蜕变的新的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