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昀:小城女孩儿的乡愁

孩提家话附耳边,凉风吹唤起我思念,记忆里的那些人,恍如还在眼前。梦醒来几许挂念,风声欲残路渐远,归乡路漫漫,何时归故园?

不知不觉间,在马鞍山已经待了几个月,期间回过一次家,还是老样子,但心里总患得患失,像是缺了些什么。

亲朋好友见到我回来,都是一副欢欣的神情,我尤其记得母亲的眼神,像是溢满了无声的话语。他们都说我这次回来后,跟以往有些不同了,像是飞离大树的鸟儿,再归巢时便已经换了一身新羽翼了。我听着那些或多或少的夸赞,竟蓦地哀愁起来。

飞出去的鸟儿再归巢时就已经换了新羽翼,那走出去的孩子再回家时,会在每一次的变化中变成另外一个人吗?那使她逐渐变化的,是一颗正在成熟的心还是远离家乡后适应了的新环境呢?能够适应新城市的新生活固然是好的,但我不愿为此做太多的转变。因为那个小城的女孩儿,不能被大城市里灯红酒绿的繁华迷乱了双眼,忘了回家的路和念家的心啊!

我感受着内心的那块缺失,想起那天回家,第一句话竟是普通话的口音。我为此夜不能寐,乡愁也随着岁月,只增不减。

小城女孩儿的家乡名为砀山,小县城因酥梨而闻名世界,因而又名梨乡。

小城女孩儿总是喜欢向那些外乡人谈及自己的家乡,每次都是那副滔滔不绝,仿佛要说上三天三夜的模样,因为家乡不仅是她的后港,更是令她引以为豪的地方。听小城女孩儿谈家乡的人,也都是一副兴致勃勃的好奇样子,这使小城女孩儿讲得越发起劲,活像个大演说家,又如同一位说书童子,忍不住将所有有关家乡美好的回忆都翻了出来。因而,每次谈及家乡过后,小城女孩儿便又默默地沉浸在对家乡的思念当中。乡愁,在小城女孩儿的心底愈演愈烈了。

小城女孩儿还记得为数不多的几次乡下游,那些开在乡间大片大片的雪白的梨花和秋季丰收时满树丫的酥梨是砀山最美的景色,也是小城女孩儿最难以忘却的回忆。

在小城女孩儿的记忆里,每逢三月,梨花便争抢着绽放了。若天晴朗,只需一夜便可创造出“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胜景,那时便也是梨花开得最盛的时候。那些从五湖四海来的外乡游人们走在梨园里,都会如同置身于“世外仙境”之中。若正巧遇上微风吹过,便仿佛沐浴在梨花雨中。

当你轻轻踏着一路的碎花,悠然走过雪白覆盖的黄河故道时,只需微微低头俯身,便可俯瞰梨园中最为壮观的风景。那场景,如同俯瞰一眼望不到边的白色海洋。

到了秋天丰收的时候,曾经的簇簇梨花早已纷纷飘落。雪白的花海退去,迎来一季辛苦劳作换来的沉甸甸的果实——世界闻名的酥梨。

那满目的酥梨,若是有着印满斑点的黄澄澄的皮和诱人的梨香,那便是熟了。梨儿熟了,便是对农民们最大的回报了。

尝过酥梨的人无不赞扬它的好,因为酥梨是名副其实的皮薄汁多,酥脆香甜,梨香绵绵,令人回味悠长,直叹“此物只应砀山有,他乡难得几回尝”啊!

在小城女孩儿的心里,酥梨是世上最美味的梨,因为酥梨是家乡的人们用辛勤劳动换来的,也为远在他乡的砀山人寄托满心的乡愁与思念。

如今,小城女孩儿又想念家乡的梨花和酥梨了,不禁想为家乡的盛景提文:

三月荡飞雪,沐浴梨花雨……

每逢梨花佳节时,黄河故道花盛开。瑶池烟霞聚,游人遍鳌园。

故人四方而集,满堂谈忆诉衷肠。恐不见那幼时景,特来寻往。

点飞花,沐雪景,游花海,花纷飞。

提耙下田劳作苦,欲等春去秋来时,满园梨香慰故人。

居旧堂,挥泪飘洒祖墓碑;跪祭拜,以梨梢美景献祖辈。

思乡情,佳节挥,游园景,醉斯人!

小城女孩儿是个容易忧伤与怀旧的人,如今谈及家乡,又免不得荡起那浓浓的乡愁了。

小城女孩儿永远忘不了那一次归家,曾经的亲朋好友有许多也都去了他乡,与家乡人谈论时竟会不觉间说着一口普通话。这些种种,都令小城女孩儿久久的惆怅与忧伤着。在无人的夜里想着下次回家会是怎样的场景,小城女孩竟莫名地害怕。

等再过去几年,真正适应了在异乡独立的生活,是不是就再也过不惯从前的日子了?如果真如同那般了,那么那个被唤作家乡的地方,还能回得去吗?

现在已经是秋天了,每日踏在小道的落叶间,听着被踏碎的落叶声,如同踏在心上,只听见内心无助的悲歌。

今日再次徘徊在无人的小道上,听着雨点儿打入池水的声音,陪伴自己的只有清寂的秋、萧瑟的叶、漂泊的雨、落寞的风。

林间小道,拾得往日忆;秋叶伴我,随风荡旧愁;空城小巷,雨落如挥墨;温盏如火,茶香沁心凉。

涤尽池中水,却不见梦中鱼儿游;荡彻水中意,却找见唯有花香残留。

原是那落花芬芳,沾染了池中意,扰乱了鱼儿嬉中游;原是那故人离别苦,撒入枯涸秋池,由雨落满打散其中。

春去秋来,花开花落,月满西楼,却不见故人其中;夏去冬来,荷染雪落,顾影自怜,独步失意秋池道:“潇潇然如秋,幽幽然如风,凄凄然若雨,空空然若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