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年味!

过去的2020年这个春节,毫无疑问我又是在铜仁这个小城度过的,自18年之后就搬家去了铜仁住,在这里度过了三个春节了,我却对它那么的陌生,陌生到去得最多的地方是每次离开与归来的火车站,最熟悉的地方是这仅有的120平米左右的房子,除此之外我想不到我与这座城市的任何记忆,它就像是停留在“铜仁”这两个字眼上一样,陌生而又熟悉的城市!

家是年年都回,年是年年都过,年还是那个年,味不是那个味了。少了顽皮孩纸手里的鞭炮,多了咿呀学语的孩纸手里的手机,这段话是年30那天老家的小伙伴发在朋友圈的内容,瞬间伤感了一下,一时间也说不上为啥,就是很有情绪,后来思考了一下,想起以前过年的时候是左邻右舍的串门,是具有仪式感,每家每户都会放鞭炮,伴随一声声的响声,烟雾弥漫开了,满满的年味气息!

村镇人口大量城市迁移,这是时代发展必然趋势了,而我们老家是个小村子,我知道的都有超过一半的人家户,在市区或县里买了房。也就是过年这几天才能看到一些烟火气息,平时也就是一些老人在守着,想起我爸在老家修的房子,木房也没有住多少年就被淘汰了,那是他的成绩啊。

而在城市过年是怎么样的?就是菜比平时多了几个菜,推开门谁也不认识,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各自走开了,到处看看走走,感受一下在城市过年,其实就是多了几个菜,跟平时过周末一样的。

在城市没有年味,
在乡村没有人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