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论

“人活这一世,就是为了快乐。”人生来是为了快乐的。

没有人为了受苦难而活着。或言之,苦难是过程,快乐才是目的。普罗米修斯甘于悬崖之上受鹰啄之苦,因为他乐于赠火于人间;鉴真甘于在惊涛骇浪中颠簸,因为他乐于东渡传经;刘梦得甘于住宿陋室,因为“惟吾德馨”;革命战士前仆后继,因为还有明天……苦难背后有欢乐,才会令人甘于受苦;因为有快乐作诱饵,才令人忘却苦难中的悲痛。利益(快乐)正是一切行为的内在驱动力,草履虫都懂得趋利避害,人又怎么会义无反顾地跳进看不到头的苦海?

但是为着快乐而受的苦难,这过程中是否会有快乐存在呢?该是有的。每一点苦难,都是在提醒着背后的快乐,于是连这苦难似乎也快乐起来。并且若非苦难的过程,快乐也并不会格外珍贵,格外刻骨铭心了。

人人都是为快乐而活着的,于是人人亦以“快乐”祝愿他人。既需祝愿,于是也就说明,快乐并不是容易获得的了,而其原因正在于人本身:潜在的享乐主义,理智的犬儒主义,它们矛盾而恰到好处地交缠起来,才构造成一个全面而自我矛盾的人。人生是在自我压抑中追求自由,在刻意的禁欲折磨中放纵享乐;人生也正是在自我的矛盾与斗争中一次次升华,一次次寻求二者的平衡点,进而使自我达到快乐。所以长寿的人,在生命尽头时,往往总是快乐的。然而究竟是足够长的生命、给予人时间去达到快乐,还是主观的快乐导致了人的长寿?这于是又是一个问题了。我个人认为二者皆有。万事都该是相互的吧。

但无论快乐如何困难,人活着都是为了快乐的。最终的快乐,这是让人活下去的动力。而人贪恋生命,又有“蝼蚁尚且偷生”一语,盖因生存本身就是一种快乐,它有太多太多的可能性,可惜这快乐往往只有将要失去时,才会展露出它本身耀眼的光辉——现在你意识到这点了么?那便好好活着!

没有快乐,创造快乐;熬不过眼前的难,想想未来的乐。既然人生一世,何不快乐?

我辈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