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多释怀自己,多笑

我是突然发现的,发现它来了。“呀,李子树发芽了!”我像没见过世面的孩子,“春天竟然已经来了啊!”“能不能不要大惊小怪?”有人说我。“我只是觉得很有意思。”

不像夏天那样,来的时候往往带着暴烈的阳光或风雨;春天最开始来的时候,是隐秘而羞涩的;往往先让一些不知名的野草给有心的少年提前捎个信儿。

在李子树前,闭上眼,深呼吸了下,感觉空气是暖柔的,更加确信它真的已经来到面前了。再矫情一点,可以张个手臂,做一个拥抱的姿态。

此时,夕阳刚好落在山头;转回院子,将晾衣绳上的棉被取回屋,闻着春光的味道,想象着晚上窝在里面,看那本未读完的书是一件多么惬意的事。

当然,只是想象;多半是又在手机上浏览别人的故事——除了打发时间而对自己没任何益处。有人说发朋友圈的人都寂寞,然而刷朋友圈的人就更充实吗?

童年的时候,我喜欢春天的到来,多半是因为可以脱去那臃肿的棉衣棉裤。因为我一直抱怨母亲的手艺不好,做的棉裤比较肥大,穿着不好看又笨重。“暖和就可以,别嫌东嫌西的,不穿就冻着!”

大人不懂小小的我已经很“爱美”了,也不懂小小的我曾因穿着“寒碜”而被嘲笑;童年的心里藏藏着委屈而不可说的眼泪,而那颗心也在成人激烈的争吵中变得敏感怯弱——也许这属于我的伤春吧——棉裤脱去,又发现没有合身整洁的春衣。

因此二十出头那会儿,特别喜欢买衣服,必须要不一样,可以每周换几次,以填补童年的缺憾。但如今,又对此不再在乎,觉得那是没必要的事。衣服自己穿着舒服,干净即可,不在于有多少花样。

“该买件春天的外套了,那种简洁轻便的,介于休闲与运动之间,又活泼的!”我说。
“还说你不挑剔!”
“童年的时候,大人一定要多理解孩子;不能让孩子穿得太差,不能让孩子因为这不必要的事情分心!当然,也不能穿太贵,心思光去攀比了!”
“恩,主要是要穿得干净整洁,颜色也不要搭配太土。”

春天是交配的季节。长大后,几个熟人在一起时又偶有这样调侃。也许你会说,你们也太不雅了吧,还是大学生呢!假若听到这样的话,我也不知该怎么去回答。

也许在非常熟的人面前,或者私密的空间里,有时候无所谓雅俗。记得作家李敖曾因看到妻子胡茵梦因便秘而涨红的脸后,竟然离了婚。他说:美人如厕,与常人无异。当然,作家如何想我们不知,我们外人也只在饭后闲聊猜测。

但有时候也需要一些神秘,不必将“丑”全部展露,尽管丑很多时候也是真实存在的。而很多时候,美却是想象的,甚至是幻想与臆想的。

“其实,等孩子上了我们的兴趣班后,也有家长朋友们往往会有一种落差,或许会觉得没有讲的那么好。”我常在心里自言自语,“这就像恋爱,需要有心的人在普通的柴米油盐里发掘出美!”

“其实,我写的那些,不是我的吹牛,那些是一直都存在的,只是我把它们发掘了出来。”

总之,
在春天,要加强锻炼,保肉体之美。在春天,要多读书,促精神之美。在春天,要多走出去,开拓胸襟。在春天,要多释怀自己,多笑,多极目眺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