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这件事,从来都不是比出来的

“ 悦悦,和你说哦,我的画稿又被杂志社收录了,超级开心!多亏有你推荐。”

屏幕上,是朋友安溪发来的微信消息。陈悦瞥了一眼手机,“ 啪 ”的一下,把手机屏幕朝下,用力地盖在了床上,然后掀起被子把头一盖,将整个人埋进了黑漆漆的被窝里。

厚实的被窝里空气稀疏,缺氧让她整个人变得燥热起来。耳边,颈动脉搏动的声音清晰明了,吵得她怎么都睡不着,脑海里满是安溪过稿时得意的笑容。

一双冰凉的大手从背后伸来,后背便靠在一个结实的胸脯上。温热潮湿的鼻息伴着温柔的吻从耳边滑落,陈悦感觉一阵不适,从男友的怀里挣脱出来。一翻身,卷走了盖在他身上的半张被子。

“ 我没有那个心情,对不起。”

像被人从头到脚淋了一盆冷水,好不容易燃起的火柴被这么一浇,湿答答地垂着头。一缕青烟在其头上升起、消散。男友打了个喷嚏,看着眼前将自己裹成蝉蛹的陈悦,想要安慰却话到嘴边便成了埋怨。

“ 不就是被拒稿了嘛,下次继续努力嘛!你就不要闷闷不乐了。”

“ 你不懂!你和我不一样,你什么都优秀,创业成功又受人欢迎。可我呢?我就剩这一点点自豪了,什么都没有 …… ”

“ 怎么会呢,你有我啊! ”

“ 对不起,你还是让我静静吧! ”

24岁的陈悦从小就被父母要求必须优秀。在那个独生子女的时代,母亲生不到儿子,独生子女的她必须争一口气,不然别人便会看不起她们一家,所以一向乖巧懂事的她也如父母所愿成了品学兼优的孩子,直至出来工作之前,她都是学校精英榜上的常驻。

工作后她在当地有名气的事业单位上班,薪高粮准,男友疼爱,成为了很多人口中的榜样,父母的要求,才渐渐淡出了她的生活。

可有些东西埋下了种子,经时光的浇灌,总归会生根发芽。原生家庭的教育像烙印一般,在她的思维习惯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人才济济的单位里,能人永远都能后来者居上,资质平平的陈悦显得微不足道。社交上,同部门的小李学历也不高,却凭讨喜的性格左右逢源,成为部门“ 团宠 ”。陈悦越发自卑,当初雄心壮志的目标,如今看来实现的几率渺茫。

有能力的人竭力角逐,安于现状的人浑水摸鱼,只剩不上不下的她在苦苦挣扎。陈悦不愿每日过着在部门混吃等死的生活,她开始寻找兼职插画师的工作。

她迫切渴望被人关注、被人认可,似乎那样的她才能得到幸福。

她不敢放松,就连休息日里多睡了一个小时,她都觉得自己偷懒了,硬是要起来画画。

一切似乎发展得还不错,直至安溪的出现。

机缘巧合下,陈悦在网上结识了年纪相仿的安溪,得知两人爱好相同,便常常一起交流画画心得与一些兼职信息。

陈悦运气不错顺利找到了一份收各种风格插画的杂志社,还将久久找不到工作的安溪也介绍了进去。

开始两人能一起过稿,感觉挺不错。可陈悦的插画创作之路并不像安溪那样顺利,陈悦偏好治愈系画作,而安溪则常就时事新闻创作,作品主写实风,多嘲讽意味。

由于素材较多,安溪创作速度明显比她快,上稿机会也比她的多。

陈悦开始着急了,她不想落后于人,她开始模仿安溪的风格创作,可结果终归是差强人意。虽然有些也会被录用,但陈悦再也没有以前的喜悦。

风格的突然转换,就连杂志社最欣赏她的老编辑,都开始怀疑陈悦最近是不是遭遇了什么重大变故。

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陈悦的心情都像是低压气候的天气,整个人恹恹的,不笑也不主动与人说话。

男友时常在半梦半醒之际发现身边空无一人,而对屋书房的门缝里漏出了些许微弱的灯光。

陈悦把自己圈在了名为“ 创作 ”的圈子里,越深陷,越不安,越自卑。持续抑郁的状态加上长期熬夜,陈悦终归还是病倒了。她住进了医院,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她是正职与兼职都没办法继续进行了。

杂志社的老编辑不知道从哪里得知陈悦住院的消息,来探望她的时候,陈悦男友正为她削着苹果。苹果被削成小小的一块块,还有其他各式水果,摆成了拼盘,放在她面前。

陈悦在一旁发呆,像被抽走了魂,边上的男友脸上满是心疼。

老编辑顿时火冒三丈,他走到陈悦面前,将手里的杂志重重地砸在餐板上,惊得陈悦离体的魂又钻了回去。

“ 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 ”

陈悦没想到老编辑会出现在这里,半晌才回过神来。

“ 老师,你怎么会在这里? ”

老编辑“ 哼 ”了一声,厉声说道:“ 我是来劝你放弃这份兼职的。反正对你而言,这份收入不过微不足道罢了! ”

“ 为什么?我不甘心! ”

“ 既然你这么痛苦,为什么还要继续?如今的你只剩下了嫉妒和攀比,你怨恨生活,又怎能画出治愈人心的作品呢? ”

老编辑翻开陈悦以前被录用的作品,连同她现在的作品,摆在她面前。两者对比之下,其差距自然也就出来了。

陈悦沉默,老编辑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 这世界上没有谁必须比谁优秀,也没谁说过成功的人就能拥有幸福。”

“ 我年轻时和你一样。结了婚之后,看着丈夫的生意越做越大,而自己却只能渐渐变成家庭主妇,我就很不甘心。重回岗位之后,我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工作,甚至终日待在公司了。我太想证明自己‘ 能行’,却最终落得家庭破裂的下场。事业成功了又如何?我终究还是那个家庭里的失败者。”

“ 小悦,你的对手,从来都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那颗执着的心。”

那天晚上,老编辑给陈悦讲了许多,关于她的作品、安溪的作品,以及安溪的生活。

老编辑临走前告诉陈悦,安溪其实也很羡慕她,特别是她不用生活在枕边人的暴力之下。

那一刻,她开始明白:幸福从来都是自己感受的。这个世间里总有一种好叫做“ 比我好 ”,有一种幸福叫做“ 别人家的幸福 ”。

那些看起来幸福的人,又有谁知道现实中的她们正过的是什么日子呢?

那晚,陈悦同样迟迟未能入睡,她把自己闷在被子里,耳边动脉搏动的声音依旧如此清晰,十分有节奏,却又能让人心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