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老了”与“成熟”

垃圾不停堆积,对垃圾本身来讲是“长大”,而不是发展;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挫折的经历,只有向上向前走,才是发展。反之,则只是“变老”。——写在前面

耍手机时,看到一个这样的“粗俗”笑话,一个人问:你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老了呢?被问的人回答:当我撒尿尿到脚上时。这转折的回答确实让我大笑,本等着他说一句富于“哲理”的话呢。

记得小时候,几个小伙伴,站在桥头上,比谁撒尿撒得远,有时候顶风一尿都尿两三米。那时候真年轻真肆意啊!

什么是变老呢?身体变老时会有一些肉眼可见的特征,比如脸上皱纹变多、比如肌肉松弛等;那么心理变老时,会有哪些表现呢?是对年轻时做的事不再感兴趣?还是我们口中常说的“思想怎么那么陈旧”?

记得还在读书那会儿,有一些年龄很大的教授来给我们上课,听他们讲课,有时候是一种享受。心想:这些老人的精神好年轻啊!比我们这年轻人还先进。当然,他们的意识里也会守护一些“传统”的东西,听说一位教授常提倡在乡村复兴祠堂文化,然而也有一些老师不以为意。后者也许有人会说:“他老了,所以常说那些!”

我想大家也都知道,守护“传统”不等于“老了”这个逻辑,只是大家推崇的“观点”不一样罢了。

当“变老”偏贬义时,多指退化;而偏褒义时,多指成熟。

“对境心常定,逢人语自新”是成熟而又活泼;“静坐常思自己过,闲谈不论他人非”,是成熟而又稳重;成熟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还是“荣辱不惊,去留无意”。成熟是拥有激情却不情绪波动,而变老是失去激情,是对新事物失去好奇;正因为如此,才觉得那些有文化的老教授并不老吧,常新或超前的文化以及洒脱的心态让他们时刻弥新。

有时候反思这两年,内心有时候也有一丝挫败感;因为一些事并不在自己的“掌控”中,也顿悟,幸福感也许来自对不确定性的“掌控”。

这种掌控不是强权,而是对事物认识的通透性,对一些事情的规划和执行,对现象背后规律的把握。当然,在体制外面对的不确定性更多,在这种状态下,理想之事未成,若心态不洒脱,确实更容易焦虑。

若越活越焦虑,越被外界事所左右,那么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内心和身体终将变老,而不是成熟,不是发展。

想起,曾有人说你咋这么年轻,我知道这话多是指“你有没有经验”。

“老不代表有经验,一个错误的经验重复一百年依然是错误的;就如那些教简笔画的,那些从不去了解少儿绘画发展规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