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年味”

大年三十的年夜饭,你是跟谁吃的?
很不可思议,这样特别的日子,我居然是在朋友阿英家过的。
阿英非常能干,煎炸烹炒,无所不能。
满满一大桌子菜,三家客人,加上主家,客厅里坐的满满的,欢声笑语不断。

大年三十,传统意义上,一家人团聚的日子。
头一次在别人家吃饭,我以为会不自在。但是,恰恰相反,我很开心。

翻过三十就是初一,晚上是在另一位朋友阿霞家庆新年。
接下来的几天,朋友们都说,感谢“就地过年”的政策,让我们有机会聚在一起过大年。

不记得多少年了,总是感觉春节没有年味。
不能放鞭炮、不能放烟花,儿时的伙伴都长大了,堂兄弟、表姊妹也都天各一方,再见总无多少话讲……

我总以为,年味淡是因为生活条件好了。
平时也能买新衣、吃香肉,无需等着春节就能获得吃好穿好的体验。
不能放鞭炮,没有噼里啪啦的响声,烘托不出气氛。

然而,今年依然没有注重春节前的各种仪式,甚至差一点就忘了贴对联;依然没有地方放鞭炮、看烟花;依然没有特意买新衣、新帽;但是,久违的“年味”却出现了。

过年给我妈打电话,话题不知不觉就扯到了舅妈身上。
七十岁的老太太,居然对年轻时候的事还有抱怨。她说:你舅妈看不上我们姐妹,每年春节去给她家做饭,她都甩着脸。

我有些惊讶。
记忆中儿时的春节,是最温暖、最热闹、最期盼的时光。
一大帮表兄弟姐妹,呼喝着,在外婆家的村庄里跑来跑去。
我还记得在很远的村头,有个小卖部。我们领了压岁钱,一窝蜂跑去买糖果、买鞭炮,开心得根本不想回家。

但是,我从来没有想过,妈妈对春节的印象,居然夹杂着委屈。
挂了电话,我默默想了很久。

我小的时候,生活条件虽然跟今天完全没法比,但是已经很好了。
操持着一大家的吃喝,还要去亲戚家帮忙,还有三个不听话的孩子,还要顾着地里的农活,想必我妈妈对春节真的爱不起来。

但是,为什么在我记忆里,春节却是年味十足、回味无穷呢?

窝着刷手机,突然看到一条新闻:过年期间各主干道交通繁忙,出行游玩建议提前预约。
交通繁忙!!!我很震惊。
深圳是座移民城市,每到春节,大街小巷空空荡荡。没想到,今年居然热闹到堵车,旅游景点还要提前预约!
连忙打开朋友圈,果然,都在晒人山人海。

突然福至心灵,一下子就明白了“年味”到底是什么。
年味淡了,其实跟生活条件没有关系。
小时候,我并不是只有春节才买衣服,也并不是只有春节才有肉吃。
而且,那时候,家家户户只在三十晚上和元宵节才放鞭炮。
烟花,这么洋气的东西,我大学毕业后才开始流行。

那么,我们迷恋的到底是什么呢?
很简单,是热闹的感觉!!!

鞭炮和烟花,在寒冷的夜晚,让许多人聚在一起,笑笑闹闹。
春节联欢晚会,在三十的晚上,把一家人聚在一起,围着餐桌边吃边笑。
走亲访友,把长时间未见的亲朋聚在一起,彼此关心着近况。

这不就是“热闹的感觉”吗?
这不就是我们深刻在脑海里的“年味”吗?

念大学的时候,有一年春节,我跟忙着洗猪肉的爸爸说:杀猪多麻烦啊,去超市里买不是很方便吗?
爸爸笑眯眯地回答我:过年杀猪,为的不是吃肉,而是这样才有过年的感觉。

我看看院子里满满两大盆待洗的猪肉,再看看他冻得通红的双手,再看看妈妈在厨房里围着灶台转来转去,对他们执着于杀年猪这件事,有点朦胧的理解。
然而,不知道从哪年开始,我们家连猪都不养了,更别说杀猪过年。

这些年,他们荣升为爷爷奶奶,天天忙着带小孙孙。
前年春节我回家,三姐弟外加几个孩子,爸爸整天围着厨房转,让他休息一下,他也不肯。
我说:过个年你们也太累了,比平时还辛苦。
爸爸笑得很开心:一点都不累,你们都回来了,看着就热闹!

人上了年纪,果真很容易成为生活哲学家。
过年,图的可不就是一个热闹嘛!
爸爸前年的一句话,我现在才想明白其中蕴含的道理。

今年春节,你是怎么过的?
是重拾年味,还是依然没找到过年的感觉?
如果,你还困在冷冷清清的气氛里,那么明年春节,你一定要“热闹”起来哦~

如果,你需要过节的仪式感,那也很容易。
平时买500块的衣服,春节就买5000块的新衣。平时吃200块的餐厅,春节就去吃2000块的大餐。

只是,仪式感易得,热闹却难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