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你真正牵挂的有几人?

“最初,没有人在意这场灾难,这不过是一场山火,一次旱灾,一个物种的灭绝,一座城市的消失。直到这场灾难和每个人息息相关。” 这是来自《流浪地球》的一段话。

记得去年春节去影院看《流浪地球》,看时唏嘘不已。

今年春节只能乖乖呆在家里看书,想起这段话时,太多感慨。

春天快过去了,疫情逐步得到了控制,大多数人的生活逐渐回归日常轨迹。

只是,当你又开始忙碌打拼时,可还记得当疫情来临时,曾告诉自己除了生死其他都不重要的话?

可还记得疫情期间,除了家人,你真正牵挂的有几人,而你,又被几人真正牵挂于心?

疫情严重的时候,我开始关注朋友圈,开始关注同学群,这些在之前我是很少关注的。

有在武汉生活的高中同学,虽然看她在同学群报着平安,想起已很久没联系了,还是忍不住问候一下。

聊了一会,最后她说:我一直乐观,你是知道的。

忽然莫名感伤,是的,我当然知道,毕竟同窗三年,还曾是一个宿舍的室友。

只是分开已太久,能记得的越来越少。

当她告诉我,有个同学现在被好几种癌症折磨时,心里一紧。

记忆里那是一个学习成绩优秀,后来留在石家庄学习工作的女同学,我在通讯录里找了又找,发现没有,毕业后就没有联系过。

再一想,就算联系上,还可以说些什么,又能说些什么。

我心默然。

走一路有一路的朋友,有的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有些事,慢慢就开始遗忘。不管你有多么不舍,终究要无可奈何地接受。

多少的光阴如流水,几许人知道。

我不是一个刻意经营友情的人,我喜欢经过时间沉淀的情谊。

每当遇到困难或人生处于低谷时,我就把自己藏起来,虽然工作生活一切照旧,但不想和任何过往的朋友联系。

这么多年,早已习惯了一个人把心事收藏,一个人去面对所有的问题。

当一切过去,再次回到人群中,微笑如初。

就这样,慢慢地长大,慢慢地内心开始强大,也慢慢地开始失去。

像我这样的人,难得还会有朋友不离不弃地存在我的生命里,虽然不多,已很珍贵。

相识满天下,知心能几人。

人这一生,会遇到很多可以称之为朋友的人,而真正被你放在心里的又有几人。

有的朋友,不在你的生活圈,却在你的生命里。有的陪伴,不是在身边,却是在心间。

非常喜欢钱钟书关于交友的观点,他说真正友谊的形成,带些偶然,带些不知不觉。他说真正的交情,看来像素淡,自有超越死生的厚谊。

其实朋友之间,特别是参加工作多年的朋友,都有各自的生活,虽然很少联系,但知道你过得好,也就足够。就算疫情期间,也是惟愿平安就好。

真正的友谊是一种奢侈,若可以幸运的拥有,惟有珍惜。

这世上有一种友情,它不浓烈,也不疏离,不需要想起,也不会忘记。可能会用年、十年、甚至半个世纪去给它计时,它是那么少,那么真,那么久长。

哪怕一别多年,我一回头,你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