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罗生门》观后感:竹林中没有真相

电影《罗生门》是日本导演黑泽明的早期作品,改编自芥川龙之介的短篇小说《竹林中》和《罗生门》。整部电影,配乐节奏到位,特别是一开始樵夫上山那一段长镜头加上配乐简直绝妙;画面虽然是黑白的,但通过光影变幻和镜头角度的改变,可以说是“将电影语言发挥到极致”了。

在这部片子中,我认为四人中没有一人在完全地说真话。正如电影中的过路人提到的那样:“人就是会忘掉对自己不利的真相。”

对于强盗多襄丸,他大胆地承认了自己强奸和杀人的事实,并且描绘了一段和武士决斗的场景,还说难得碰见如此对手,他给出的结论是他用长剑刺死了武士,但是他这么说的原因是凸显自己的勇猛和自尊。而女子真砂描绘了丈夫对自己厌弃和轻蔑,迫不得已才半梦半醒地用短剑杀死了丈夫,刻画了自己楚楚可怜、无助无辜的形象,以此来获得同情。这一段不得不赞叹两个演员的演技:真砂抬头看见丈夫表情的眼神变化,从悲伤依赖慢慢僵住,到难以置信,再到痛苦绝望,几秒钟之内的变化堪称教科书式;而武士眼里的轻蔑和冷漠交织,定定地让人害怕。

借巫女之口还魂的武士,又抛出了另一个故事,妻子逃跑,强盗也走了,最后他独自伤心地自尽了,在自尽之后有人拿走了他用来自尽的短剑。他的说谎是为了与社会对武士勇敢无畏的期待自洽,作为武士,在妻子受此侮辱怎能不上前与对方决斗。最后吐露所目睹事情的樵夫,给出的故事是武士和强盗都不愿意为女子决斗,反而都抛弃并蔑视了女子,在真砂的言语相激之下,他们才畏首畏尾地开始打架,这段才是打架的人间真实图景,最后强盗杀死了武士并拔走了剑,但导演已经在影片中揭示了樵夫这么说的原因是想隐瞒他拿走了那柄短剑。我恰好看过原著,原著中是没有第四个故事的,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我们可以解读为樵夫的故事是导演黑泽明的理解。而我认为第四个故事是最可能接近真相的。甚至可能改变了凶器那一部分之后就是真相。另外一个猜想是樵夫在其中扮演的角色一定仅仅只是拿走短剑吗。但当我开始了这种猜想,我想我也走进了罗生门,开始了对人性的猜疑。其实,这部影片中,真相并没有那么重要。

影片将人性的虚伪暴露无疑。人们在谈到自己的事情时,会不由自主地加以虚饰。我联想到了之前读过的一篇文章,谈及人是会为了名誉而说谎的,其中最经典的也许就是为了维护自己诚实的形象而说出一个又一个谎言。甚至,人对自己都不能保持诚实。因为坦诚地面对自己或是不那么正面的一面或是做错过的,真的太难了。在痛苦面前,人们选择遗忘。

回到最初始,多襄丸因为一阵风吹起了女子的面纱而起了色心,武士因为对剑的贪念而步入了圈套,这一切起源于人的私欲。虚伪和说谎也来源于人对于社会化的欲望。最后路人在大雨中质问樵夫难道他就不自私吗,恰恰点明了人性中的自私自利,人的利己主义之恶。人心最深的幽暗处,是鬼魂见了都跑掉的罗生门。这些主题的刻画与芥川龙之介的短篇小说集《罗生门》所要描述是相符的,但与芥川不同的是,导演给了一个看似希望的结局。我想他想表达的是人性的复杂性,不能单纯地善恶分界,即使樵夫拿走了短剑,但他仍然会维护并去照顾一个孩子,至少比那个看似看清一切而自身却毫无底线的路人更带着一份良知。这同时与和尚的安排也是相呼应的。

“一切都源于那一阵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