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过

今天是2021年的第58天,是我35岁生日。

下午的时候,我在茶桌上忙碌,儿子在一边冷不丁地说:妈妈,今天是你生日,祝你生日快乐。店里一众人,纷纷跟着祝福:祝你生日快乐。

我对生日和节日,向来没有概念,日子在我心里,只有充不充实的区别,没有快不快乐的不同。一则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大悲大喜几乎都消失不见了,偶尔有点小情小绪,也是转瞬即逝,一如泰戈尔所说:天空中不会留下翅膀的痕迹,因为鸟儿已经飞走。

所以快乐或者不快乐,都不会持续下去,唯有充实或者不充实,影响深远。每一天的充实,落到一年后就是突飞猛进,每一天都乏陈可述,多是落个不进则退。

我无处可退,便爱上了这不断精进的过程。故而日子于我,值得纪念的情绪,唯有自省。

缘起

昨日里去鹤庆的鹤阳寺,听师父讲经。

《圆觉经》里有这么一段故事:

文殊菩萨问佛:我们如何才能认清自己呢?

佛回道:一切诸如来,从于本因地,皆已智慧觉。

意思是说,人只有通过不间断的反省,才能看见最真实的自我。而其实,我们对自我的认知,往往是不够全面的,甚至一叶障目。即便是身边的人,也是按亲疏远近来决定接纳程度,譬如对自己的孩子,犯怎样的错都可以原宥,而对于不相干的人,若是膈得不舒服,便会自然远离。

我的搭档就常说:有些人相处舒服,是因为别人降低维度来与你相处,这样的人,跟旁人也能相处愉悦。唯有与不好相处的人愉快的相处,才有利于精进你自己。

这几年的时间,也真正领悟到这话里的深意,正是因为那些不愉快的摩擦,因为那些相处难过的环节,渐渐磨掉了自身尖锐的那一部分,也反弹出自己存在的问题。虽不至于圆润光滑,到也不再是那么脆生生的,一折就碎。

想起意大利的一个画家,无论画什么人物,都只画一只眼睛,他说:人性的弱点之一,都是双眼都习惯看向外面,却很少自检,所以我们要用一只眼睛看世界,留一只眼睛来审视自己。

同样的在今天这个稍微特殊一点的日子里,摒弃外在的喧哗,我只想把时间留给自己,把过去的一年细细扫描,再把未来的一年慢慢展望。

2020年,因了疫情的原因,客栈瘫痪了大半年,旅游业遭受重创,在持续的亏损里,我一度以为自己会跌入谷底。

第一个转机出现,是突然有了时间陪孩子,从客栈搬到家里,从一日三餐到读书画画,我开始有了时间去见证孩子身上一寸一寸的成长,光阴在延展在一个成年身上不甚敏感,可在一个孩子身上,无论是身体、心智还是技能,都是肉眼可见。

孩子的灵性往往体现在欲望还不成熟,思维里还没有轻重缓急,也没有那么多的犹豫和怀疑。换而言之,他们的成长没有阻力,而成人有。

这点觉悟在12月底去泉州考试的时候,与泉州的朋友交流再次得到验证。她已功成名就,却没有一点所谓的成功的秘诀,她对自己的总结,只有一句:相信的力量。

我开始静下来听身边每一个人说话,收起自以为是,收起不以为然,虔诚地相信每一个人,无端端就多了许多机会,也收获了许多信任。

从九月接到锦芳电话开始,我大概有三个月马不停蹄的生活,在不同的城市辗转,与不同的人交流,搭建不同的渠道,完成了从零售往管道的转变。

公司正式跨过危机,从年初的焦虑忐忑到年终总算落个“平安就好”。

这一年,我遇见了锦芳,她带给了在深圳落地的机会,又赋予了我新的模式和希望。让我在一片灰暗的疫情里,看到光照来的方向。搭档仓哥说:我又看到你六年前的样子。

新生,莫不过此。

另外一位闺蜜德玲,大概是这一年促使我反省自己的根本原因。与之三个月的亲密相处,她善良、慈悲,处处为他人着想,凡事接纳,凡事圆融,她让我看到了一个高情商之人的为人处世,我开始明白自己一路走来的坎坷,不过是应证了“抱怨者自困,自省者自渡”这句话。

多一些利他思维,多一些换位思考。便少了许多自寻烦恼。

自检

杨绛先生曾说:人生一世,需有三个自觉,无非是认识自己,洗练自己,自觉自愿改造自己,除非甘心与禽兽无异。

我在不断变化的外部环境里,得到了来自不同高度的赋能。而这些能量促使我一边往前行进,一边低头自省。这个挣扎与蜕变的过程,终究是有些疼痛的。

陪在身边的丽江公司的合伙人仓哥,便是神一样的存在,六年如一日,无论我的优点缺点还是情绪,都含笑接纳。然后是山东公司的合伙人冬梅姐,我在回娘家的没有的温暖,在她那里得到填补。每日睡醒,就有早餐,每日忙完,就有午餐。每次我试图帮帮忙,她总是挥着手说:去去去,一个从小没有被好好照顾过的人,哪懂得照顾别人。坐着就好。

是的,我从小没有被好好照顾过,父母忙于生计,解决温饱都勉为其难,哪有多余的精力去顾忌你内心的需求?好在,成年以后遇到的人,多是良人,既填满了我先天的不足,也给了我向上向后的力量。我若是自身再不努力,何以回向她人?

事业上该谈利的伙伴都没有以利相交,而是给予了更多的爱和等待,甚至于我未来可以选择的路,都一一铺就好,只等我走上去,勇往直前。

何其幸?

反思其身,若是德不配位必有灾殃,反躬自省之路,既是参照身边人努力与之相配的过程,亦是一个不断完善和超越自我的过程。

苏格拉底说,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过。

大抵未经审视的人,也是不值得交吧。

我不能,成为他们的不值得。

我有十二年不曾在家过春节,今年不远千里回了父母身边。

往后的每一年,不一定是春节,我都不会缺席陪伴。与自我和解的第一步,便是不再纠结来处,生命给的一切,都应当感恩。

临走时,父母把车里所有的缝隙都填满了,我回来以后一直吃着家里带来的蛋,母亲炸的肉,父亲装的香肠。如若不是当年我执意要从远离家里,他们也不至于老来孤独空守。

这亏欠,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我将在觉悟之时加倍偿还,用时间、用金钱、用爱……

2021年,又轮回了2020年万人空巷的春节,只是此时,少了许多喧嚣过后的无措,我已然懂得,危机的背后意味着什么,或许这些变数都是我们向上的突破口。

35岁,已经没有铁马冰河入梦来了,你的德行才是自己的银甲金光,要有多闪亮,就要有多努力,所谓捷径,不过是你对自己的认知能力。

一如上午的时候与楠姐的对话:二十多岁所谓的事业,是一家小店,一把零花钱。那时候所谓的爱情,是一屋两人三餐四季,所谓的梦想,是暴富暴美。三十多岁做事业,小打小闹都是亏,时间成本才是最大的成本。对于爱情,彼此独立互相理解相敬如宾才是天长地久,有情饮水是不饱的了,面包要有,爱也要有。所谓的梦想,父母康健儿女省心,还能有点点自我,便是梦想成真。

再过五年,无论是学习能力还是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都远不如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了,彼时,再不敢把成长与内省挂在嘴上,只愿那时,还能够很傲娇的说:年轻虽然不在了,姐有经验,有能力,有资源还有钱……

嗯,为了五年以后依然可以傲娇,继续努力吧。

再见,三十四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