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被催婚怎么办?我差点成为愤青

1
一般来说,小时候常常是没有自己选择权的,大抵都生活在一个落入俗套的框架里。他们会说,小孩懂什么,听大人的安排就是了,别人的孩子都干嘛你就干嘛,别搞特殊就好。

像是被孙悟空划进圈圈里的唐僧,生活享受着这种‘幸福魔咒’庇护所带来的安稳,但随之也要相应付出失去自由的代价。

我向来都是那个听话懂事的孩子,但也是那个在角落里不合群的孩子。虚心接受,屡教不改,非暴力不合作的坚持的自我的倔脾气的孩子。

最喜欢的是除夕跨年,不因到了那天能穿新衣服,也不因能吃多好的食物,只是觉得那一晚能够切切实实的感受到自己的成长。因为跨过这一天,我便实实在在的长大了一岁。

幻想着长大,渴望着长大,因为在电视这个虚拟的世界里,长大,预示着一切将会变好。可我想说的是,真的别相信“长大再也不管你了,你想干嘛就干嘛”这种蠢话。

当你满足了他们一个小目标后,你便会发现“山外有山”,欲望是无止境的,期待也是。

2
自打到了法定适婚年龄以后,身边吐槽被催婚的就层出不穷。甚至自己的某根神经也像不知被谁通了电的插头,变得对周围一切,哪怕电视上的各种形式的催婚都产生敏感、抵触的情绪。

我的父母到明确表态,他们则是采用迂回战术,外表伪装成不催不着急的外表下,字字珠玑的体现着他们想要催婚的内核。在你面前和她的亲戚演双簧,一个催婚一个叹气。一个抱孙子,一个羡慕。一个数落你,一个在旁边默许。隔三岔五的推个微信,三不五时的发个照片什么的。

我就在想,以前说好的“长大就给你自由”呢?。

3
二十四五岁的时候,离开校园步入社会的初期,像极了初出茅庐小海燕想要自己飞跃大海,怀揣着各种幻想与期待满心欢喜的出发,却被瞬息万变的大海的狂风巨浪打的遍体鳞伤。来不及舔舐伤口,就被另一场暴风乘胜追击。当梦想止步于现实,家人对现代人生存法则的不理解,商业手段贩卖着对于大龄的焦虑,刚脱离庇佑独自面对“责任”的恐惧,本本主义的上级对下级的压迫甩锅,以及尚且无法撑起家庭重担沮丧和无法承担负父母的日渐衰老的愧疚感,对自己未来的不确定性。一切都化为重重压力,提醒着你青年危机(quarter-life crisis)的来临。

那两年,身边的很多人中招了。有的太渴望成功不慎走错误入歧途落伍了坏人的圈套,被骗去大量的金钱。一些人不得不将大半的工资花在高昂的心理咨询费上。一些人承受着身体的损伤,每周需要去医院为自己熬夜加班所带了的各种疾病买单。更有甚者,我身边的几个朋友,几个朋友的朋友,突然断联消失,再很长一段时间后又会听说他们得了抑郁症,去医院住院治疗了。诸如此类的弯路,层出不穷。这段经历没人能够全身而退,当然过了几年也可以用上帝视角自嘲一下当时的脆弱,或者用五六句话概括那些年的处境。可身在其中,当局者是怎么也挥不走那一团迷雾的。

与其说是忽然九九六、零零七的身份转换的疲惫感弄人,倒不如说是心灵的振颤让自己过不下去。大多数的青年人靠一口渴望出人头地的精神气儿活着,他们在乎的并不是苦不苦累不累,而是能不能成功。并且并非是广义上的成功,而是自己变成自己认可的样子。青春是有勇气的横冲直撞。成长是可以缩短与成功之间的差距,但也势必会削弱身上那股子无所畏惧的冲劲儿。取而代之的,是难免会沾惹上一丝油腻的世故之气。十余载的期待一遍遍幻灭的绝望,才使渐渐发现自己原来自始至终都没有迈出过那个圈圈,反而被一些花里胡哨的套路五花大绑着。原来自己对自己的人生没有任何选择权力,体会不到“鲜活”的生命力。

无力感无孔不入的想尽各种办法侵蚀你的最后一丝自信心。一种虚无的,空虚的,无意义的状态油然而生。在这个危机四伏、四面楚歌的处境下,偶尔想要卸下防备,躲进家庭的避风港喘上一口气,倚仗着一丝家的温存安慰一下自己时。却发现如今昔日的亲人却正是那最凶狠的敌人,因为只有他们能够在你措手不及时猛扑过来会精准的找到你最脆弱的位置,直击你的软肋,也只有他们才会了解那些他们曾经同一起保护的你最深处的秘密。这种背叛无疑是最致命的,一种被全世界拒之门外的惊恐。能想到的只有两种解决办法:1.摆脱原生家庭,用婚姻为自己编织另一个崭新的安稳的避风港。2.另一种则是把自己舔舐自己伤口,自己靠自己,加固自己强硬的外壳,像刚刚换上新壳的小蟹,背上升级版的更加坚硬的铠甲,独自直面大海的潮起潮落。

4
二十六七岁,身边的很多人订婚、领证、举办婚礼,组织了自己的家庭。从小到大粘在一起的朋友,从穿校服的合影到身披婚纱的结婚照。感慨时间的流逝的同时也真心为她开心。一包包份子钱一封封设计精美的婚庆请帖和一盒盒精致包装的伴手喜糖。这些鲜红的喜庆周边似乎隐藏着某种神奇魔力,当你打开它时,心底某处柔软被激发,似乎整个人的心态也会产生一些微妙的变化。

《老爸老妈的罗曼史》(HOW I MET YOUR MOTHER)是我最喜欢的美剧之一,从剧中女儿的年龄起刷了一遍又一遍。最近一次看,发现我竟已经长到了剧中爸爸的年纪。

故事的开场,男主人公TED和自己的好朋友过着合租生活,二十七岁那年同居的友人同其女友订婚。他开始思考自己是否也要定下来从而引发了和谁定下来,那个人在哪等一系列问题,引出了后面的故事。而现实中,我们何尝不是同Ted一样,不断地怀疑着自己或者是自己和谁要过怎样的人生。

如果说《山丘》是李宗盛写给男生的歌,那么《晚婚》无疑是他对女生理解的最好的诠释。“我从来不独身,却又预感晚婚,我在等世上唯一契合灵魂。”谈及对家的定义,无疑绕不过《摩登家庭》(MODERN FAMILY)里面涵盖了截然不同的几种家庭生活模式。其中印象最深前几名里,介绍Mitchell和cam相遇的桥段算得上是最能表达“世上唯一契合灵魂”的体现。在一次聚会上MITCHELL做了个“爪爪”的动作,下一秒CAM就猜出正确答案“卡萨布兰卡”,(本人为能看懂这个梗去看了这部黑白电影,是真没get到,难道是因为女主请求再弹一首《AS TIME GOES BY》追忆过去吗?!)。很好奇这么生活状态不同却又这么默契的两个人一起生活,会产生怎样奇特的化学反应。

5
春节一过,我便二十八岁了。过了这一天感觉生活的格局一下出现了反转,当初一起单身的不同时期认识的友子们也像相互约定好了样忽然立即闪婚。聊天群和朋友圈里三不五时的会有人晒出结婚证,或是自己宝宝的照片。只是单纯的想表达一下自己恭喜之情,却总会得到“你也快点啊”“咱们这群就差老杨你一个人了”“你也赶紧找一个,别老单着了”“你要能立刻结婚我也给你包个大的”“都这年纪了,别太挑了”这是什么规矩?谁定的规矩?

春节刚刚过去一个多月,劈头盖脸的“好心问候”向我袭来,只剩我一个人仍在草船上孤独泛舟,曾经同船的友子们不知何时陆续下了船,默默的走到了隔岸观火的人群里,自愿的变成了一起向我这艘孤舟草船上射箭的人。当初说好的一起争做“独立女性”呢?

年龄越大,可畅所欲言的朋友就越少了,能够理解你的更是微乎其微。不论你再怎么想要谈天说地,最后的结尾一定是会把你扯回现实——–“你什么时候结婚啊?”。还是要被各种人催婚。只不过这下好了,催婚的不再局限于长辈,而是和你同龄的人催你结婚。

到了二十八岁,可能是疫情期间发生的事情对我的触动真的太大了,使我对生死、对生活有了新的认知。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呢?你会被怎么被定义呢?自己的心态也发生了改变。没有去年那么焦虑纠结。也不对未来的情感问题纠结、疑惑、恐惧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心态———对个人而言人生还是需要不断精进的,以及,我为什么要安定下来?

这绝不是一种极端的破罐子破摔,不是非要放弃爱执着去追求权利与财富。就单纯的是形而上的,对生活本质的一种好奇。不再想要讨好其他人,为了别人的肯定去伪装自己。只是想静下来认真的思考一下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意义是什么?什么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仿佛又一次站在人生的岔路口上,又需要慎重选择自己的阵营:左边是独立,右边是婚姻。结婚与不婚,慢慢变得对立。形成自己的武装割据,乃至水火不容。

双方的矛盾是尖锐的,这毋庸置疑。更无奈的是,如同每个人的审美不同,我理解不到婚姻的快乐,他们也理解不到我的。你以为你能改变我吗?还是你以为我想要去改变你?当时间的流逝、阅历的累积、以及生活琐碎夹杂在一起的时候,任何一个选择都可以被混为一谈一起说,志同道合的朋友也失去了以往曾达到的某种共识。

暂时没有结婚的打算,被浅显的定义为自私的表现。用一句“你只是不愿长大”而敷衍了事。一些朋友像是的得到了什么通关密语,进入了玲珑宝塔的更高一层,想用自己刚刚得到却并未参透的谶语,告诉你这凡夫俗子生命的真谛。

新婚派的用过来语气教育着你,“我没法像你一样天天混日子。”独身派又一看透了一切的佛系反击“婚姻使人失去自我,从此没有独立的‘我’你将要面对的只有‘我们’。我最好的朋友通常同我形影不离,直到她找了一个和我们特别合不来的对象,以至于一起见面也烦,不一起见面越烦。”新婚派以阴阳怪气的姿态表示随你便“这种事取决于你自己想过什么样的生活,像我们这种人,选择长大,面对现实乖乖结婚。你们要想选择活得像长不大的孩子似的,过着无意义的生活也没人拦着你。长大你就明白了。”所以,我不明白我每天就不是在长大吗?人生过着过着,人会逐渐变得保守,求一个‘稳’字。好像所有的成功都是可以选出对的客观题。成功的定义就是已知的。他们看不到参差的不同,也忘记了快慢终有时。没有人在乎你的努力,他们想要看到的,只是你是否达到了被定义好的所谓的成功的标准。那么,不成功的人的一生,就不精彩?不成功的人就不配生活了吗?什么是成功?谁定义的成功?

碰巧上个礼拜的锵锵的谈到了这个话题,女生到了三十岁上下这个节点,就会需要自己做出选择。你要以一种怎样的方式生活,选择独立的自由与快乐,还是要成家生小孩。

我向来觉得没有什么所谓的客观判断题,一切都是主观的。生而为人,大家需要追求的应该是奇特的不同。而不是本本教条的趋同。山因变化曲折而美,水因流动灵性美,光因明晦交替而夺目耀眼,风的无形,火的炙热,土的浑厚,这些创造出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产物,无一不暗示着变化,独特的表现。科学家们唯有不断推翻前人的定论,才能是科学发展。是我们的认知得到提升。与我个人而言,婚与不婚。没有褒贬,只是个人选择。

6
二十八岁,只有你自己会为自己的年龄庆祝,你开心于自己一步步的成长,开心于战胜了前几年初出茅庐的焦虑不安与不自信,开心与自己变得自己更喜欢自己一点点,开心自己又健健康康的长大了一岁。反而变成身边人以爱的名义给你洗脑焦虑。你的年龄,你的生理状态,你的社会处境,你的长相,你的水平,你的一切。“凑合,不要挑三拣四”成了他们为你这一生所下的最终定义。好像这个时间点一到,你就会比《重庆森林》里的那罐即将过期的凤梨罐头更加不堪。零点一过,你甚至不会沦为没人要的廉价品,而是直接连特价区呆着都不配了,直接从市场上消失。凭什么?

忽然间被所谓的“传统道德”所指引,形成了一重权力的大转移,你就像是被围攻在光明顶上的明教教徒,很难挣脱着美名包装过的道德绑架的力。立刻谈恋爱,马上结婚,并最好原地把孩子赶紧给生了。一但你被贴上了“剩女”的标签,无论你以往为了“懂事”“听话”牺牲了多少的自我都弥补不了这的这个词所透露的所谓的信息:1,你是没人要的。2,你是自私的。

前几日看到一个综艺,一个老人因为自己家没孙子,在老同学聚会上没办法参与讨论,觉得自己丢脸甚至委屈到抹泪。看的我真是尬。到底让父母丢了面子的儿女和为了面子让孩子丧失自我的长辈,哪一个更自私?谁也别说谁了好吧。

说着说着感觉自己又要变成愤青了,当婚姻从一种祝福被扭曲为一种到了某个年纪就该执行的理所应当,当美其名曰的关心变成了一种最致命的道德绑架,当一种生活憧憬化为了一种形式化的仪式感,真的谈不上你的热情能不能够促成一段美好的佳话了吧。之前在微博上看到一位很喜欢的老师写过这样一段话:

“在当今时代,不轻易否定别人的审美,应该已经成为了一种基本的礼貌和教养。”

同理,套用在结不结婚这问题上也是,我们各自过好各自的生活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