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精神病人是什么样子的?

日期:2019-03-27 17:11:09 作者: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相信大多数人在提及精神病人的时候,都会感到害怕,觉得他们是一群危险的人,具有攻击性。
我能想到的精神病人就是大街上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拾荒者,或者行为不受控制失手杀人的行凶嫌犯。
在此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能和一群精神病人面对面的说话。在我去采访之前,同事还开玩笑的叮嘱我,千万不要看精神病人的眼睛,不然他会把自己的意识转移到你身上。
带着这份恐惧,我们再一次踏进了新蔡安康精神病医院的大门。

--01--
全世界晚安唯我难眠
吕院长接待我们的同时还处理着病人的各种事情,病人家属围坐在办公桌旁边,请求吕院长解决他们的难题,或苦态相求或咄咄逼人。一间面积不大的破旧办公室里挂满了锦旗,看的出来锦旗上医德高尚,妙手回春四个字包含了病人对吕院长最诚恳的感谢。
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吕院长开始向我们讲起这些病人的故事。整整两个小时吕院长站在那间小办公室里,声情并茂的描述着这些病人从发病到治疗的过程状态,精神分裂,抑郁症,偏执障碍,情感性精神障碍等等。
在问及吕医生住在这样一种环境里会感到恐惧吗,他回答说没有,在我清醒的时候我相信一切都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但是,当我睡下去我会有种不安感。
全世界晚安唯我难眠。
在吕院长模仿病人的神色中我仿佛看到了这些病人曾经在崩溃边缘挣扎的痛苦,亲人的痛心与恐惧,他人的冷漠或惋惜,还有看到这篇文章低声轻叹若有所思的你。

--02--
儿子,还好没伤害到你
我是一位精神分裂症患者,被妄想支配着意识和行为。我经常能够听到有一个声音在威胁着我——我将被大卸八块。
我很恐惧,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声音无时无刻不在我身边萦绕,折磨着我让我痛苦。我想,也许自我了断就不用承受大卸八块的痛苦了吧,于是,我拿起了厨房的砍刀鼓起勇气准备向自己下手。
这个时候那个令我发抖的声音又告诉我这样了断自己太便宜我了,丧心病狂的让我把刀伸向我可爱的儿子。我挣扎着把刀举过头顶,看着儿子天真的问我爸爸你怎么了,面前这个是我可爱的儿子啊!我怎么能下得去手!
可是那个该死的声音像魔咒一样支配着我的行为,让我没办法拒绝它的指令,我歇斯底里的哭了出来,嘴里不断的喊着:“我下不去手”,可是手里的砍刀还是扬了起来,经过太阳的反射发出刺眼的光。
眼前的儿子被我这个样子吓坏了,拼命的发出求救的呼喊,我也不断的在跟那个魔鬼求饶放过我可爱的儿子。终于,我们的呼喊被邻居发现了,我被制服了。
我亲爱的儿子,还好没伤害到你。

--03--
自杀九次,我终于做到了
我今年十六岁,在这个你们看来我的人生还有无限精彩的年纪,可是我讨厌极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突然就被该死的抑郁症盯上了,不就是失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是啊,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我就是厌倦了。
吃安眠药感冒药,跳水,自缢,割腕我都干过,真的好疼。
妈妈发现后把我送给了吕医生,见吕医生的时候我手上还缠着纱布,我不想住院医生就给我开了抑郁症的药回家观察,医生还特地嘱咐妈妈一定要寸步不离的看着我,我好心疼她,也恨自己给她添了这么多麻烦,或许离开才是彻底的解脱吧。
回家之后我按时吃药,告诉妈妈不用担心。妈妈对我也逐渐放松了警惕,这一天,我没有让妈妈陪我睡觉。我从床底下拿出从网上买回来的碳,把门窗都锁死了,点上这个可以结束痛苦的碳,我安静的睡去了。这一次,我成功了。
妈妈哭着责怪吕医生没有强制我住院,好想抱抱她,没有我以后妈妈就不用再为我操心了,我结束了和妈妈相互折磨的痛苦,她应该为我感到开心。妈妈说葬礼上还收到了另外一袋碳,那是我怕半夜醒来发现自己还在活着要承受身体的痛苦而多买的一袋,我怕疼,可我不怕死。
自杀了九次,我终于结束了痛苦。

--04--
没事儿,我尽量坚持下去
我是陪姐姐看病的时候认识的吕医生,那个时候我还不敢面对自己得了抑郁症这个事实。过了几天我终于鼓足勇气向吕医生袒露心声,医生给我开药我拒绝了,我想,我应该是能坚持下去的吧。
我才十六岁就怀孕了,跟男朋友去了南方打工,可是后来我们分手了。大家都说我是个很乐观很阳光的女生,我真的很热爱生活,我觉得外面的世界好精彩,我坚持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我坚持着对朋友真情眷顾的感谢,我坚持......
对不起,我坚持不住了。
我来到最喜欢的这片海,用镜头记录下这一刻洒脱无畏的自己。再见了世界,再见了最爱的朋友,再见了亲爱的家人,他们看到镜头里的我一定会认为我很勇敢吧。
海浪冲淡了我的足迹,冰冷的海水磨灭着我的意志,我把自己最勇敢的一面留给你们,我走了,我仍然爱着这个世界。

--05--
带我回家吧
听完吕院长的讲述,有令人肃然的悲剧也有美好的结局,当然,还有一些正在接受治疗不愿放弃自己的患者。我们来到了女病人活动区,近距离接触了这些坚持治疗的病人。
病房的门进出都要上锁,陪同的医生打开病房的门让几个恢复较好,表达能力尚可的病人接受采访。她们说,一开始是坚决不承认自己患有精神病的,慢慢的经过医生的解释,她们也积极的配合治疗,不久就能出院。
这时从里面出来一位瘦小的病人,看上去年龄不大,面黄肌瘦的小脸上挂着两个大大的耳环。她偶尔眼神空洞,偶尔清醒过来,她走到我旁边来拉着我的衣角,说实话我有点害怕,但是我不能表现出来。
我告诉她,你的耳环很好看。她眼神有点躲闪,笑了。她转而挽着我的胳膊,问我,你们还走吗?
我说,走。
她说,也带我一起走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医生说,她今年24岁,离婚了。她抢着说,我现在是单身。刚开始叫她出来还挺不情愿,一听是昨天的志愿者姐姐就赶紧从床上下来。
医生还告诉我们,这些病人内心是很渴望有人关心,像志愿者昨天来送衣服她们有的虽然不能表达但是心里能感受到温暖。

--06--
我不是疯子,我渴望爱
医院里还有很多病人,我们没办法一个一个的了解,有即将出院的病人他们看上去就像正常人一样吃饭,打招呼。这里有很多病人被家人送来以后就再也没有管过,留在医院做一些简单的体力活,还有的病人告诉我们出院以后要出去打工,为社会贡献自己一份力量。
我不是疯子,我渴望被关心,我渴望爱。
当我看到那些囚禁在大门里面的病人时,恍惚中觉得坐在那里眼神迷离,浑浑噩噩无精打采的人,像是我自己,也或许是,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你。

所以,若有所思的你有什么想法吗?
欢迎下方留言告我我们。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