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书皮儿(散文)文/七秒

日期:2019-03-30 12:44:06 作者:七秒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网购了一本书,冯友兰著的《中国哲学史》。青白色的封面,磨砂材质坚韧厚实,边角一道约3厘米的条封,最上面印着一个白发老者,目光深邃而睿智,这就是冯友兰的头像。喜爱之余,想起前几年得一本好书,倚在床边,边赏读边喝茶,结果读到情动处,弄翻了茶杯,茶水洇湿了心爱的书页,那是席慕容的经典散文……心疼,真是心疼……用软布反复擦拭,亦不能复原,恨恨不已,下决心再得新书,必定要包书皮儿。
      说包就立即动手。开始准备材料。去办公室借剪刀,问有没有类似挂历的东西。问及用途之后,同事笑我,现在谁还包书皮儿啊!言外之意,我OUT得要命,土得掉渣儿。翻箱倒柜,还是找来了挂历纸、剪刀……然后,折叠,裁剪,对折,包装,压平……最后,写上书名。大功告成之后,长舒一口气——可以放心慢慢品读了。
      说起包书皮儿,一下子掀起一帘回忆。小时候上学,新学期发了新书,回家放下书包的第一件事,必定马上喊,妈——,发新书了,帮我包书皮儿。那时候哪里有现在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现成书皮儿,连过年用旧的挂历也没有。我记得上小学五年级时哥哥新年前才拿回一本挂历,上面都是电影明星,山口百惠、栗原小卷……漂亮极了!12页的挂历,我们姐妹翻来翻去,无数遍也看不够。最后妈把挂历挂得老高,说就是洗手了也不准随便翻。这本挂历挂了一年又一年,哪儿舍得包书呢。那时我爸在供销社当会计,纯属有工作之便。每次供销社进货时包装棉布等货物的牛皮纸,就是最好的书皮儿了。要是遇到纸色稍有变化的更是爱不释手了。将爸爸拿回来的牛皮纸裁成适当的几份,刚好够包发下来的几本书。认真的反复对折,折叠,再折叠,用剪刀将纸裁好,小心翼翼的包在新书上。再让写字漂亮的爸爸用钢笔写上新书科目,写上班级和姓名。名字要描得粗粗的,重重的才行,轻轻吹干墨迹(一般是等不及墨迹自然干的),再取来一摞厚书压在新包的书上。一般要压一宿,压得平平整整才行。第二天早早起来,动作麻利的把压好的书取出来,吹吹上面似有若无的浮灰,再一本一本轻轻放入书包。三口两口吃过饭后,迫不及待的乐颠颠儿的跑去学校。之所以迫不及待,是因为期待到校后的显示、炫耀。同桌的,前后座的,好朋友,最讨厌的,必定都要明里摸碰,暗地审视。或者透过同学的肩头偷偷瞄两眼,或羡慕或鄙夷或嫉妒的情绪一时间不断变换着。自然是和同学的一番比较:议论某某的书皮儿颜色好,某某的包得漂亮,一起笑某某的书皮儿难看死了……
      记得有一次,妈从供销社卸货回来,拿到一大包绢帛似的淡黄色的包装匹的纸,纸上面有暗色的波浪形花纹。我们姊妹喜欢得不得了,等不及新学期开学,就央求着妈妈换个书皮儿。妈妈拗不过我们几个,只好同意每人只能给换一本。思来想去,我决定给心爱的语文书换书皮儿。书皮儿包完,妈妈还在书皮儿左下角画了一丛兰花,一只蝴蝶。我用蜡笔涂了颜色,漂亮极了。那个书皮儿着实让我开心了好长一阵子,自信心和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我的作文水平也急速提升,被老师表扬好多次……
      这,也许是包书皮儿在那个时代、那种家庭,那一代人生活和生命中产生的另一种强大魅力!现在呢,什么是最想要的?什么是最珍贵的?什么是值得珍惜的?生活,声音,所有的一切,被强烈的物质化···一直拥有的被忽略;近在咫尺的亲情遭漠视··在消费和被消费中,一天一天,一年一年,手里做着虚无的琐事,口中翻滚理想的句子。目标、任务,不能让你的身心保持激情;空调冰箱,不会让你的爱情永久保鲜。
      于是,我的心里常常充满了回忆。那些贫穷而又殷足的日子,那些疲累而又轻松的日子,那些简单而又充盈的日子,那些狭长而又宽泛的日子,那些有时无望而又充满寄托的日子……它们,真实的嵌在了我的生命中,没有钻石的闪亮,却令我真实、善良,懂得珍视、感恩和感动···就如那小小的普通的书皮儿,再也不能消逝、磨灭......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