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辉散文作品 | 故乡秋天的田野

日期:2019-03-31 15:43:09 作者:喻辉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一天工作忙碌之余,我总喜欢一个人行走在故乡的田野上。隐迹了人声的喧嚣,落满了秋收后的荒凉,故乡的田野也沉静得像一位迟暮的老人。
       昔日的繁华已无处寻觅,但那深沉的土地依然以不变的深情守望着故乡。一条条田间小路纵横交错地匍匐延伸着,在人们深深浅浅的脚印中承载着生命的厚重。勤劳的人们将辛勤的汗水播撒到土地里,靠着这一片片肥沃的黑土地养活了一代又一代的人们。如今随着时代的进步,进城务工的农民越来越多,故乡的田野也像一个失宠的孩子没有了往日的活泼,变得荒芜冷清了很多。路旁衰败的草木淹没了膝盖,但裸露的荆棘还没有完全褪尽青绿的色泽,那些长短无常的生命,在历经了时间,并从时间的缝隙中留下了母性的情感,活泼出了一星启迪灵魂的葱茏。生命的延展,贴着尘世的温暖,愉悦着一隅寂寞,它们将清淡的芬芳浮漾在了空气中,氤氲着故乡沉淀的静美。潺潺的溪流没有因为田野的空旷而显得落寞,它依然欢快地唱着歌曲行走在草木覆盖下的沟壑里,像一位隐居山野的高僧,参悟透了人生的真谛,念着世人无法洞彻的禅语,以独立特行的方式行走在自己的生命中,在与你不断的相见与别离中悠然地走向了归途。各种飞虫扇动着轻快的翅膀低吟浅唱地附和着,追随着溪流欢快的身影,好像是要去邂逅一场美丽的约会,亦或是赶赴一场难得的盛宴。
       这是一方自由的天地,湛蓝的天空中游荡着几朵飘浮的白云,它们像一个个淘气十足的孩子只顾得一味地玩耍,忘记了回家的路线。夕阳爷爷垂下了慵懒的眼睑,慈爱地用深情的目光遥送着它们匆忙的身影。在时光的静落中,那些不愿归巢的小鸟还在草丛中扑棱着翅膀时隐时现,叽叽喳喳地追逐着嬉戏着。鸟儿的快乐映衬在蓝天之下有着一种自在的飘逸。在自然的天地里,在没有了人为的干涉下,鸟儿们快活得像一群可爱的小精灵活跃在田间地头,总也闹不够。微风拂过路旁的农田,田间的残荷发出了沙沙的声响,它们像是在窃窃私语,又像是以一种虔诚的隆重方式致谢于养育了它们生命的泥土。这些残荷耗尽了生命的精血把曾经的芬芳和美好留给了人世,在寒凉的微风中萎缩着身子,像一张张干枯泛黄的薄纸,褶皱着失去了昔日的光彩。枯黄带刺的枝干再也托举不起生命的沉重,折断的腰身斜插在淤泥里,是死是诗?在静观中完成了一生。
       一群停落的麻雀,突然从我的眼前飞起。欢快的叫闹声给苍茫的田野增添了无限生趣。它们低飞着栖落在了不远处的一棵柿子树上。一棵旷野中的树,欢承着阳光雨露的滋养,遭逢着自然风雪的侵袭,默默地把生命的张力深扎于土壤之下,滋生着惊人的生命奇迹。麻雀们不经意的造访让这棵柿子树平静的生活多了一份斑斓的色彩。它感激地供奉出了自己熟透的果子,任由麻雀们挑选着,啄食着。那些小麻雀也没有太多的人世贪恋,起起落落地没有作太久的停留,就又兀自地飞开了。它们要赶在天黑之前去给另外一些需要慰藉的孤寂生命以关爱。成熟的柿子无声地晃动着身子,在红晖散射的落日里挂满了枝头,揣想着红透的幸福,落幕了一场今生的喧嚣。一段成长的生命,短暂得恰似回首中的一朵浪花站在霞空中的停留,欢喜着朦胧的向往。
       轻拾光阴的温暖,一个人迎着向晚的微风,内心明亮着走在了故乡的田野上。眼前是一片熟悉的水塘。椭圆形的水塘更像一只眼睛长在了故乡的原野上。它日夜地用深情的目光守望着故乡,用生命的精血滋养着田野。贫穷的孩提生活因有了这方水塘而变得丰盈快乐起来。如今这方水塘没有了儿时的野趣,变得沉默了很多,也荒凉了很多。凌凌的清波浮动着堤岸上斜倾低垂的柳枝。点点滴滴的阳光从繁茂的枝叶洒下来,落在水面上,波光粼粼,像碎了一地的金子。纤长的柳枝将那一缕缕的微笑,从清凉的风浪中传出,它不会为取悦俗世红尘而改变性情,顶多只给你满眼惊艳,自在轻飘的欢舞!塘中皱纹似的水波层层叠叠地撵压着清旷的水面,沉沉下坠的夕阳泼洒出清冷的光辉,漂浮的水藻被灵动的波光涌现着。一只振翅高飞的水鸟终于低徊着落下了倦怠的双翼,贴身在一个清波之上,豆粒似的眼珠骨碌着,惊喜地拨弄着摇曳的水草,在平复了这暂时有了着落的心中的叹息后,才知道这小小的周围原来也是很值得眷恋的!
       走在故乡秋天的田野上,抖落满身的尘垢,那一路远远近近的景,即是至深福德。不去声张,不曾忘却,只留下一种恰到好处的闲适与心境,心里暖暖就好!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