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掩一缕乡愁(散文) 文/尚虎荣

日期:2019-05-14 13:07:57 作者:尚虎荣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仍怜故乡水,月是故乡明。
    近几年,随着父母亲的相继离世,回老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思乡的愁绪确却越来越浓了,离开家乡快三十年了,按理说,依现在的生活水准、所处的环境都和当初离家时的境况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却总感觉生活中缺少了些什么。
    2018年农历七月初,在离别两年多后,又回了趟老家,随着返程车轮的启动,视线中逐渐模糊的那个小山村又将我的思绪带回了三十多年前的那些岁月……
    窑院里,我们姐弟四个在挑调皮筋玩耍,临天黑时二姐拿来一个煮熟的鸡蛋,一下子让每个人都兴奋不已。在那个缺吃少穿的年代,家里养着鸡,但常常吃不上鸡蛋不是什么稀奇事,因为那是一家人的油盐酱醋钱,是不允许随便挥霍的。
    今天母亲能给我们煮一个鸡蛋,看来是格外开恩了。只有一个鸡蛋,刚开始不知道先让谁吃,最后还是三姐有办法,她找来一根母亲缝衣服的线,将鸡蛋公平的分成了四份,吃下属于我的那一份,当时心里别提有多舒畅了,感觉那是我有生以来吃的最开心,最好吃的鸡蛋。
    通往村庄的马路上,一群有着30多人的队伍走了过来,他们打着红旗,背着钢枪,拿着铁锹,行进的很有气势。他们的到来一下将我们这些正在拾麦穗的小学生的目光吸引了过去,在惊讶的同时更多的是羡慕,在70年代,这样的景象很常见,但能来我们一个只有十余户人家的小山村还是第一次,也不知道他们要去干什么。后来有大人告诉我们,这是大队的民兵队去平一个地主的坟墓。
    那时候,听着父辈们说这个地主生前如何克扣、剥削穷人,如今得到这样的下场,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童年的往事就像过电影一样在脑海中一幕幕浮现 ......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山还是那座山,路还是那条路,地也还是那块地。随着“退耕还林”工程的实施,如今,人们虽然还住在这个算不上美丽的小山村,但其劳作程度已经减轻了大半,原来占村民小组土地面积百分之七十的陡坡地,不再耕种粮食,全部栽满了树。如今山更绿了、水更清了,使得我们这个在八十年代就具有“全省绿化第一县”美誉的陇东小县更加名副其实。
    现如今,山坳里再也见不到像我们这些当年为了给自家的牛割一背篓草,跑上好几里路,甚至偷割沟对面邻村地里种植的苜蓿,引起邻村大人的追赶、责骂的一幕。
    山路上没有了父辈们当初为了喂饱自家养的二三头牛,每天打的青草几乎要将肩上的担子压折了的情景。每到晚上七点多,每个出山的人,或担着、或背着自己几个小时的劳动成果,陆续出现在回家的山路上,成为一道久久不能忘记的风景。
    深沟里的小溪畔,再没有了当年两个不同姓氏村庄的少男少女们惺惺相惜、既想相见,又不时会发生冲突,甚至还会吵仗的景象。
    新一代的年轻人多数都外出打工了,不少还在异地安了家,留在家里的父母们都在果园忙碌着,已经很少有人出山了。
    孩子们少了,都在家里忙各自的事情,很少见到象以前那样十几个小伙伴聚在一起玩耍的热闹场面。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耕地靠牛、点灯靠油的传统生活方式早已经成为过去。 古老的村庄也完全换了新颜,文化广场、健身器械成为村民们每天去的最多的地方、用的最多的东西。文艺演出,广场舞已经不再是城市人的专利,村庄里的广场舞已经频频参加各种比赛。
    养牛已成为奢侈,还是十几户的人家,从前家家养,现在只剩两家,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记忆中的一切都已远去,悄然变化的农村新生活又会使美丽乡村呈现一副怎样的新景象呢。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