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人的康庄大道(散文) 文/朱春华

日期:2019-05-14 13:11:13 作者:朱春华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位于湖北省大冶市茗山乡的老家李铁庄,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百年老山庄。如今,这个老山庄不但有了平坦宽阔的公路,而且庄门前的水库上还建起了一座公路桥梁。漂亮的公路和桥梁,给百年老山庄平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一)
    “爸爸,这回咱老家的公路修得真漂亮!”儿子双手握着方向盘,满怀喜悦地边开车,边对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我说。清明节,在武汉做生意的儿子,驾着自己的汽车回到保安镇,然后载着我们一家人前往老家李铁庄去祭祖。
    “是啊,老家现在终于有了这么好的公路了!”透过驾驶室挡风玻璃,一路欣赏着笔直、宽阔、整洁的崭新公路上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汽车,公路两边山上延绵不绝的绿色树木和迷人的野花,以及远近坟山上许多扫墓的男女和与子孙们,表情忧伤地跪倒在插上了五颜六色“清明花”,摆放了供品与香火的坟头前,虔诚地给亲人们的坟茔叩拜的画面。听到儿子赞美眼前的新公路,我这才回过神来,高兴地回答儿子。
    记得我五六岁的时候,在新中国成立的那年走出老家李铁庄,到保安镇参加了工作的父亲,每到清明时节,都要带着我回到位于镇区南面山坳里的山庄老家去祭祖,因为交通不便,身体健壮的父亲一只手提着装有供品的竹篮,一只手握住横跨在他双肩上的、我的一只小手,生怕我从他的肩膀上跌了下来。
    从保安镇的家里出发,往南边方向步行了约8华里的机耕路,到达金山店镇一个叫陈家祠堂的村庄才行了一半路程,到山庄老家还有7华里的路程,尽是坑洼弯窄的山路。每年清明回山庄老家祭,因为我坐在父亲的肩上,父亲行路极为不便,从早晨出门步行到老家虽然不是很遥远的路程,睛天却要一二个小时,若是遇到雨天路滑难行,得耗上二三个小时,父亲常常是一身汗水加泥水。
    1970年初,我已经是小伙子了,一到清明节的日子,就一个人代表全家回山庄老家去祭祖。1980年初,我成了家,有了儿子。儿子长到几岁时,我像父亲当年那样,把儿子放在我的肩上,一只手握住他的小手,确保儿子不因为我的行走晃动身体产生危险,另一只手提着供品的篮子,一路艰难地向山庄老家行去。
    保安镇到李铁庄有15华里路程。后来,从陈家祠堂到老家约7华里的山路变成了机耕路,在这段机耕路上常出现往来车辆迎面堵车,必有一辆车要倒车让出路面, 让另一辆车先行通过的情况,一些经常遭遇这种麻烦和耽误了时间的司机们,戏虐这种现象为“车到山前必有路”。
    (二)
    老家李铁庄座落在三面环山的山坳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山庄。山庄老家周围的山上长满了松树、枫树、檵木,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花草和树木。山庄老家的庄门朝东,庄门前不远处是一方硕大的水库,库水连接着庄门前的南北山脚,两岸山坡上枝繁叶茂的花草树木,倒映在明净的水面上的那种美景,的确令人陶醉……
    老家李铁庄的人都姓朱。听长辈们说,祖人在明代中晚期来到这里,认为山庄老家背靠山面向水的地理位置地脉好,在风水学中属于那不错的风水宝地,便选择在此处安家落业的。几百年来,老家李铁庄人杰地灵,人才辈出,先后出过五品军功、 博士后、师级军官、名医等人才,以及不少的大学生等,山庄老家还真是一块风水宝地。
    尽管老家李铁庄是一块风水宝地和无限美丽,但因为长期交通不发达的原因,山庄老家里的大多数人家依然不太富裕,山庄老家的地脉再好再美丽,却留不住盼望过上富裕日子的庄里人。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了李铁庄时候,山庄老家里的人纷纷向庄外奔流……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大冶市在全面实施精准扶贫、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实现共同富裕的战略决策中,为老家李铁庄等山里村庄投入1.6亿元巨资修建了一条致富公路。
    从2017年下旬开始,大冶市交通运输局筑路工程人员一路劈山降坡,将原有的机耕路进行了掏底填充、扩宽、牵直改造,遇水筑桥,修建了一条保安镇至茗山乡,全程有3座桥梁、15公里、20多米宽、双车道、沥清混凝土刷黑路面,路面两边有路肩和排水沟,连接着保安镇沼山,金山店镇陈家祠堂、火石、毛岭湾、梦家庄、朱家山头,茗山乡李铁庄、猫尔景、上汪等沿线几十个山村,贯通茗山乡全境的“两镇一乡”二级公路一一“保茗公路”。
    “保茗公路”在经过老家李铁庄门前的水库上,建起了一座横垮库水的桥梁。这座桥梁恰似一位沐浴在水库上的仙女,伸展着她那纤纤玉手,牵起北边的保安镇和南边的茗山乡,这给原本美丽的老家李铁庄平添了一道无比靓丽的风景,使山庄老家变得更加美丽。
    清明节前夕,这条宽阔平坦,刷了黑的崭新“保茗公路”全线通了车,老家李铁庄和公路沿线几十个山村的山里人奔走相告,欢呼雀跃。
    (三)
    载着一家人的汽车,中速行驶了十多分钟,便到达了老家李铁庄。当汽车在庄门前水库上新建的桥梁旁,离庄门口不远处的一棵枝繁叶茂,撑得像伞一样的“太公树”下停下,见树下的场地上停满了汽车,儿子在寻找停车位的时候,我先下了车。刚从车下来,我一眼看到了长我一个辈分,年已八旬的致鹏叔与一群回庄祭祖的亲人们在一起。
    “春华,你们这么早就回来啊!”致鹏叔向我迎面走来,见到我就像见到了久别的亲人那样,高兴中亲热地与我打着招呼。我加快脚步,迎上前去,一把紧握住了致鹏叔的双手。
    我知道,每年一到清明节的日子,致鹏叔和庄里的亲人们,一早就会在庄门口的这棵被庄里人称之为“太公树”的老樟树下,守候着从外面回来的亲人们,一起结伴去位于山庄老家北边的祖坟山上祭祖……
    山庄老家通了公路,我不光为自己和子孙们回老家祭祖方便了而高兴,更为山庄老家的父老乡亲和“保茗公路”沿线的山里人,今后能充分利用山的优势,发展多种种养业,打造最新最美山庄,一起实现共同富裕而高兴。
    “党把公路修进了庄里,让百年老庄连接了外面的世界,父老乡亲们十分感谢党的恩情”。祭祖结束,回到庄门口,致鹏叔和我站在庄门前的太公树下,面朝水库上的桥梁时,满怀深情地对我说。
    致鹏叔的话,使我深切地感受到大冶市为了山庄人民早日脱贫,投入巨资修建的这条崭新的“保茗公路”, 必将成为山庄老家人、公路沿线山村人共同奔向富裕的康庄大道。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