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蛋(散文) 文/朱根忠

日期:2019-05-14 13:13:55 作者:朱根忠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昨天清早,听见巷子里叫卖卖蛋的声音;“卖莆鸭蛋了”,我一听到声音,忙放下手中的书本,走下楼梯,寻声而去,只见一位年龄和母亲相仿的八十多岁的老人,头上扎着一匹蓝白相间的毛巾,手挎一只椭圆形竹篮,竹篮里面底下垫了一些稻草和谷皮,稻草和谷皮上面大概放了二十来颗白白的莆鸭蛋。因为这声育让我想起小时候跟在母亲后面去赶集卖鸭蛋情景,这声音让我想起了我的母亲,这声音打开我记忆深处的大门。
    父亲曾是养鸭人,自然少不了卖蛋。经过孵鸭厂筛选后的不能孵化出小鸭子的鸭蛋,每逢赶集,母亲就会用竹扁担挑着箩筐,箩筐里装有这种鸭蛋拿去集上卖,有时逢上星期六星期天,母亲就会带上我,一来帮她照看生意,二来怕我在家玩水,那时我还在上小学。

    天刚朦胧亮,母亲就叫我起床,洗漱一番后,吃好早攴,天亮的也差不多。卖的鸭蛋之前就用清水擦洗过,怕不好的看相会影响生意,那时根本没听过人造蛋,所以全是货真价实的鸭蛋。也没听说过吃饲料,全是放养,吃谷子吃草吃虫吃鱼虾之类的东西,营养十分丰富。集镇(以前叫公社)离我家有六七里路程,母亲挑着一担鸭蛋在前面,我就提一两只小竹篮屁颠屁颠跟在母亲后面,因为母亲急着提早赶集,走起路来疾步如飞,因为年龄小而又边走边贪玩,走着走着时常跟不上母亲的脚步,母亲就催我走快点。
    一到集镇上,天已大亮。集镇上赶集人们络绎不绝,人声鼎沸,都是附近的农民把自家的水果,蔬菜,农产品,农具,鸡鸭,鱼等等拿到集上卖,再换些日常用品带回家。有补鞋匠,修木桶的师傅,还有很多做小吃的小档铺,热闹非凡。母亲轻车熟路的挑好一个位置,把担子放下来,再把箩筐里的一部分鸭蛋拿到两只竹篮里,装平,因为放在箩筐里在被购买鸭蛋挑选时被容易打碎。赶集不用吆喝,把鸭蛋一摆,人们来来去去就看得见。
    不一会儿,就有人上前问母亲,鸭蛋什么价格,是不是好蛋,母亲会一一作答。有时一个两个人过来还好对付,可六个七个人或者一大群人来,母亲就会忙不过来,因为那个时候小偷团伙特别多,有男女搭配的,有一群妇女的,(这都是后来母亲跟我讲的),于是母亲就会叫上我在旁照看一下,叫我帮忙算账,我那时反应机灵,算账也不赖,没给钱我就会拉住她告诉母亲,她没给钱。忙完上午十点左右,就会慢慢散集,人越来越少,蛋也卖得差不多。这时,太阳也爬的老高,母亲高兴地看着豉鼓的钱包,问我想吃什么,塞给我三毛五毛钱叫我自己去买,顺便告诉我不要跑远了。
    我拿着母亲给的钱,第一时间就跑到百货商场买小人书(也叫连环画)。那时我特别喜欢看小人书,每本差不多有一两角钱左右,然后买几个包子和几根油条,顺便买给母亲吃,待我们吃好后。母亲就会叫我看着箩筐,然后自己买些蔬菜类顺带回家,就挑着轻担往回家走,我则会迫不及待地一边走一边看小人书,走走停停,挨了母亲不少的批评。那时乡村没有现在的水泥路,况且母亲走的也是抄近的小路,总时不时会走斜到路两旁的稻田里,有时还会摔上几跤。被母亲看见,都会小声的责怪我几声。
    到家时,差不多是中午。母亲又匆匆忙忙赶着做午饭,忙外又忙里。
    想起那时候,家境在村里还是偏上有余,都是父亲和母亲辛苦劳作的成果。一家子和睦温馨。
    每逢有养鸭的村民提着一篮子鸭蛋在村前叫卖,我就会想起我的母亲,特别父亲早逝后,她那勤劳的身影,无怨无悔辛苦拉扯着我兄弟几人长大的一幕幕,就会潸然泪下。
    老人家问我要不要莆鸭蛋,一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微笑着问她怎么买,她说两元一个,我买了八个。因为莆鸭蛋属凉性,牙疼或者有些病患者可以食用,吃了有很好的益处,当然如果用饲料喂养的肯定差很多,饲料这东西一出现,说起来也不是好事情。
    母亲离开我已有五六年了,但她的身影却在我脑海里越来越清晰。
    母亲啊!你在那边还会帮父亲卖蛋吗?是否天堂里再没病痛?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