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艳君作品 | 心有猛虎 细嗅蔷薇

日期:2019-05-15 11:17:37 作者:谢艳君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夜九点,火车滑过铁轨的声音很均匀,像我此刻的呼吸。灯熄了,躺在卧铺上,小频率的振动摇篮一般,我整个人是放松的,还尚早,觉得自己心里有好多事情等着这时去想。
    窗外,一千里的行程在夜色中匀速缩短。树木,山川,马路,河流,城市,不停地变换轮流,未来的景呼唤着退后的风,一城灯火转瞬化作穹幕稀星。
    正是人间四月天,我正从一处江南烟雨赶往另一处烟雨江南,春水煎茗,柳絮浮萍,院角的绿意还浅,折一枝抽芽嫩柳插在玉瓷瓶,梁间紫燕剪过早天云烟里第一缕轻灵与鲜妍。
    我知道,这个季节,水光浮动着梦中期待的白莲,映出一树一树的花开。这个季节,它是属于林徽因的,但仿佛它也是属于自己的。因为我喜欢她,它。
    一直执着于一身诗意过红尘,相信自己可以调配好属于自己的流年烟火。子规声里,每一片云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感触天空,我很早就爱上文字,以此获得完全的宁静再去感触世界,或者说,灵气逼人的四月我也可靠近一点。
    那时候,还极少写,只看只读。常常有那样的早上,我对着枕边人说:天亮了,我读首诗你听。先生揉着睡眼:你就醒了,什么诗?
    常常是当我配上最佳的情感读到一半时就被他卷土重来的呼噜声盖过。我心里委屈极了,摇醒他: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他一脸茫然:我怎么对你了?我还很困有错吗?然后,他的呼噜声再次卷土重来。我的心田就再一次植上席幕容的话:为什么我不能只是一株草木的花朵,随意生长多雨多雾的山坡?
    后来,我怆然回顾间,惊觉月光洒山林,飞云落树梢,被时光焚烧的日子却还存留着许多无法落幕的盼望,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之重,还分不清,带泪的浅笑中,我还有嫣然的模样。
    落花问流水的过去,叶子读蓝天的未来,都是一些简单而美丽的心事。写出来,纵山峦无语,夜风四伏。写出来,它们就落纸成花,不会随风而逝而遗忘。不是说真正的死亡是遗忘吗?
    飘飞的柳絮是萍客,绕梁的燕子成了伴邻,梦中的白莲画在心上。如此美好的时光之遇见,即使我骨子里性子急有脾气非淑女,即使清风会翻错页码,我会被世事伤得遍体鳞伤,但仍阻止不了我要记下来的冲动。写时那一个过程,温柔的灯光温柔的心,一一在指尖流淌,一个温柔的侧影与我貌似温柔的样子开始吻合。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淑女,不就是这样炼成的吗?
    喜欢文字喜欢记下所见所感,逐渐让我知道,多大的热烈铺呈多惨的生活坎坷,你都要安静下来,细思细品细入手,这世界没有不带伤的人,而能够真正治愈自己的人恰是自己。
    说起写文,早些日子,简书改革,限量了每天的点赞等等。我们几个玩得来的简书闺蜜纷纷摩拳擦掌,要往纸媒和大号靠。我偶然看到一个大号收稿,试水,加了那主编微信。他让我发几篇文给他看看,我发过去,他说太好了,写得很棒,可收。而下一秒,他问:你是哪个作协的?我说:我哪也不是。他说:这就难了,你文再好也不要,我们不收没名头的人的文。
    我的名与姓,还有南飞雨燕,都叫没名头。我删了他,心有一万匹草泥马,随后不争气的眼泪流了下来,落在张爱玲的文字上:世钧回南京的家,曼桢在上海,他在南京的雨夜想起了她,故乡就变成异乡了。
    我听到,除了火车滑行在铁轨的声音,真是一方水土一重天,此时,四月的春雨开始掺和进来。我行程的终点是上海,我的故乡逐渐变成千里之外,此刻,而又有谁,会将我想念?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般,我是他心上的一颗朱砂,一缕芬芳?
    哪有?真的想你的人,他会和你说。不联系你的人,比你想像中更不需要你。不问那时,有梦,有文学,有惺惺相惜游走在诗情画意。只说今夜,不曾挥手的告别后自己与往事干了一杯,是二锅头,又二又上头,继而是杯盏碎裂的声音和自己的不懂收手。
    浮华褪尽,你比烟花更寂寞,夜空中划过的美,其实是欲盖弥彰的忧
    一个多月前的一日,心情不好。先生回家,我说:我走过太多的路厌倦了太多的风景,累了,你可否变成一颗酒红色的石头,让我的余生靠一靠。
    他摇头:你又开始分不清哪是书里哪是生活里的世界,我变成石头不是死了?不要。
    我:那如果我是一朵花,你说是什么花?
    脑痛花。他答得很干脆。
    我想起小时候在乡下老家山上,真的有这么一款花,正是四月里开,金黄色,开得特别灿烂,样子像映山红又像百合。奶奶总是叮嘱我们:不要去碰,会脑壳痛。我真的很二很乖,不去挨。
    先生也很二很乖,不惹我,要么再出去遛一圈要么睡觉。
    雨还在下。火车从黑暗走向灯火中,逐渐停下来。应该是个大站,是座城市。我知道不是上海南,其实真到了我也不认识,不过凭之前知道的到达时间罢了。
    先生认为我是这个世界上智商最低的人。我当然不承认,直到几年前我的车半小时前停在机场硬是找不到,我对机场工作人员说:要是找不到,你们要赔我。四十度高温的中午,机场五六个工作人员在满停车场帮我找车,没一个不摇头佩服我的。
    知道自己笨了,那就加强学习吧。于是我看书,看许多书,写许多字。白天的工作是繁琐的,有各种的折磨人,心中,如踞猛虎。晚上,我就寻着那一抹蔷薇,如水般宁静细润的芬芳盈上心。
    只是有时我仍在半梦半醒中。
    四月诗意典雅的林徽因,让人觉得世上的玲珑冷暖都沾濡的淡淡的墨香,带着一朵莲的淡然宁静。八月,是属于安妮宝贝笔下的未央的,当然还有安生,安妮宝贝的文字在城市的边缘和天空,清冷傲霜得令人生疼。冬天萧寒,适合在火炉边读张爱玲,她以冷漠的笔调诉说世态炎凉,毫不留情毫不犹豫,冻土的弥坚,冰凌的锋锐。
    细数流年,走过的路都是自己独有的轨迹。她们,也无力抵抗每一寸光阴的侵蚀,内心的巨大洪流,也唯以沉淀的微香撒在文字的阡陌交错,逐日渐次消停。
    总是在晨曦来临之际,我在半梦半醒间,写下自己的一篇。读一遍,哦,这才是我,唯一。心中执念的依然是一份不需言语的爱,那就是对文字的依赖,还有对某个念想的无法释怀。
    ………
    天亮了,我在千里之外,列车缓缓停下来。我换上淡蓝色的衣裙,迎着那蔷薇一样明丽清新的朝霞,我嗅到了四月早天云烟里的馥香和温暖。时光,浓淡相宜;人心,远近相安。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