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黄河(散文) 文/王秀东

日期:2019-05-16 12:17:50 作者:王秀东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对于黄河,自己没有太多的感性认识。
    先是在上学时从地理课本上对它有了了解,后来从唐诗里了解了它富有情趣的一面,之后,又从课外读物上知道了它在漫长的历史时期,曾多次决口、改道、泛滥成灾等细节。
    再后来,又知道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于1952年伟大领袖毛主席审时度势,把握时机写下了:“一定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的题词。从那时起,黄河沿岸人民在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群策群力,因地制宜,排除万难,艰苦奋斗,打响了治理黄河的人民战争。
    说实在话,多年来一直因为没有见识黄河感到失落,因为没有领略它的汹涌澎湃之姿遗憾,因为没有见识它婉约柔美的隽秀之态抱怨,心里总是疙疙瘩瘩,异常别扭,像得了相思病一般。
    谁曾想,老天有眼,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走近黄河,目睹了它的风采。
    那是2018年9月15日,有幸参加了淄博作家“乡村振兴”主题采风团,走进高青县常家镇,初识了黄河。之后又目睹了借助黄河这一媒介,践行习主席关于“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指示,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精神发展起来的蓑衣樊村、天鹅湖温泉慢城旅游度假区。
    那天,我们的采风车驶进高青县黄河段的时候,刚停稳我就不顾一切的挤下车去,第一时间把黄河聚焦眼帘。
    那是一条怎样的河呀!
    没有了昔日的奔腾咆哮之势,没有了狂放不羁的执拗性格,没有了大起大落的放纵情状,像是承受不住长途跋涉带来的疲惫,一到高青就顺势躺倒身体,放平心态,温顺柔和的像一个熟睡的汉子,坦露着古铜色的躯体,发出均匀舒缓的鼻息,用细微的波纹传递一种生命信号,用亘古的深沉张扬一种旷世雄风,用坚韧的执着显现一种英雄本色,用可贵的无私造就出一方水土的富庶。
    那时的黄河哟!
    就傍着北面茁壮的防护林带,就靠着南面高耸结实的拦河坝,心无旁骛,带着一种闲散和诗意的神态浩浩东去。
    那是一种气定神闲的壮美,那是一中超然洒脱的悠远,那是一种无与伦比的深邃,那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厚重,那是一种温和谦让的静谧,那是一种宠辱不惊的安然呀!
    那一刻的黄河,用温文尔雅的品性争得了那时那地的头彩,用凝重朴实的深黄证明了自己的非凡,用不涸不竭的水势昭示了自然的永恒。
    那时的黄河哟!
    就用微微的涟漪,用水天相接的方式,用雾气氤氲的艺术手法,烘托了周边的景物,还原成一幅淋漓尽致,情景交融,动静结合的山水画,把一种无疆的大爱浸渍其中,把一分殷殷的真情融入其中,把一种希冀和期盼嵌入其中,把一种向往和祝福蕴含其中,是那么富有人情味,那么具有正能量,那么包含艺术特质。
    那一刻,我是真的被黄河迷住了,徘徊在岸边,久久不忍离去,好几次试着下到河滩底部,想踩着厚厚的黄泥接近水面,掬一捧黄河水尝尝,可同行的文友严厉阻止了我
    看到我如此的痴迷,导游只好到跟前硬把我劝到车上,驶向下两个景点蓑衣樊村和天鹅湖温泉慢城旅游度假区。
    据介绍,蓑衣樊村、天鹅湖温泉慢城旅游度假区与整个高青县一样,是在黄河的决堤——筑坝——再决堤——再筑坝的循环往复中,被黄土硬生生堆积倾轧迭加出来的一个西高东低的坳陷平原。那里没有起伏的山岭,没有逶迤的高岗之类的自然造设,更没有巍峨的山脉点缀其中,只有横冲直撞跌宕奔腾后显得疲乏了的黄河,伸伸懒腰,静卧在这里,给身上沾着黄土的高青人,心甘情愿弯下三个河滩,算是补偿。蓑衣樊村跟天鹅湖温泉慢城旅游度假区就成了黄河奉献给高青人的两份实实在在的礼物。
    于是,勤劳朴实的高青人便乘着改革的东风把黄河赐予的宝地进行了科学规划,合理调配,精准创造,让过去经常遭受水涝灾害,大片盐碱地经常欠收,农民收入一直徘徊不前的蓑衣樊村发生了巨大变化,让足有两万亩的黄河滩涂湿地在几年时间里发生巨变,一跃成为集休闲、娱乐、养生、体验于一体的旅游度假区,让包括蓑衣樊村在内的高青人真正走上了富裕路。
    一次难忘的高青之行,让我初识了母亲般的黄河,人生又得圆满,值了!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