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散文) 文/张守福

日期:2019-05-16 12:20:30 作者:张守福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老家居住在祁家川的一个小山沟里。东西两面是高高的大山,山脚下居住着不多的几十户人家,南北宽不过五百米,中间一条清粼粼的小河奔腾着浪花,欢笑着自南而北流向远方。老家就在西山脚下,在那里我度过了欢乐的童年和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
    老家一共有三面房子,西房,北房和南房。北房和西房住人,南房当伙房,西房和南房之间有一个角子当草房。一到秋天收割打碾季节,草房里就堆满了麦草,还有麦衣,马粪等,老家的西屋是爷爷手上留下来的。花格窗子,松木板壁,共三间,堂屋里放着两只面柜,两头房子里盘着两个土炕住人。北屋也共三间,同样两头住人,堂屋里摆着两只大红面柜。
    老家的西北角屋顶上有两棵杏树,一到春暖花开的季节,那两棵杏树上就长出了红红的杏花骨朵儿,含苞欲放,不久那些杏花就全开了。红中带粉,这时候就会引来蜜蜂在嗡嗡飞舞,叮着杏花在忙碌的采蜜。杏花的花期很短,没上多长时间,杏花就开败了,结出了毛茸茸的小青杏。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我们的眼睛就天天盯着小青杏,看着它们是不是一天天长大,当小青杏长到蚕豆大小的时候,我们就急不可待的摘上一把,装在衣兜里,边吃边玩。村子里要是演电影了,我们就摘上两衣袋青杏,看着看着快要睡着了的时候,取出几个青杏,放进嘴里一嚼,那酸溜溜的味儿顿时让你摇几下头,瞌睡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老家的大门前有一棵古柳,粗壮的枝干需两人才能合抱得住。古柳的树梢上长满了胳膊粗细的柳枝条。一到春天,古柳就率先发了芽,那嫩绿的柳叶露出笑脸,向我们报告着春天的信息。调皮的我们常常攀上高大的柳树,拣细细的柳枝做柳哨,那“呜呜哇哇”的柳哨声便传遍了整个小村子。柳哨一响,伙伴们便走出家门,也很羡慕的向我们要柳枝,我就很高兴的答应了伙伴的要求。再次麻利的上到柳树上,给同伴们折上一些柳枝,同伴们就很快的做好了柳哨。那清脆的柳哨声响遍了小小的村庄。
    老家的西屋盖在土崖底下,上到房上,就会看见土崖上有许多窟窿眼睛,那些窟窿里有麻雀、火焰雀在飞进飞出。有时看的我们实在忍不住了,就一个人蹲下,一个人踩在肩膀上,拿一根长条子捣鸟窝,有时还真的能拉出来一窝净肚郞小雀来,有时候将那些小雀弄死,有时又良心发现,就原原本本的送回鸟窝里去。
    有一回,我看见一条麻蛇钻出窟窿,我还不知道那东西叫蛇,就飞快的跑下屋顶告诉父亲房上有一条长长的麻蛐蟮。父亲对我说,那不是蛐蟮,一定是蛇。父亲马上上到屋顶,果然是一条麻蛇在蠕动。父亲就将那条麻蛇用棍子挑上一下摔到大巷道里,蛇便摔死了。也就是从那天起,我才认识了蛇,并知道了蛇是害人的东西,见了要么就避开要么就打死,绝不能心慈手软,不然它就会咬人致死。
    自我记事起,老家就有父母亲和我们几个兄弟艰难的生活,我长到六岁的时候,五弟才出生了,我就担负起了照看小弟弟的责任,一直把他哄到三、四岁才算完成了任务。我十岁那年,六弟也出生了,我们几个当哥哥的一旦有时间了就照看小弟弟,给父母亲减轻了许多的负担。老家里我们兄弟六人还有父母亲同舟共济,同甘苦共患难,艰难的维持着苟延残喘的日子。正是那些难忘的经历,才有了我对今天美好时光的珍惜。才真正懂得了什么叫做来之不易,也真正理解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深刻含义。
    老家有我们的脚印,有我们的汗水,有我们的苦辣酸甜,有我们欢乐的笑声,也有痛苦的哭声和无可奈何的叹息声;有一家人汗流浃背的劳动场面,也有为生计愁得吃不下饭的唉声叹气。有一家人饭后坐在台地上天南海北胡乱刁侃的情形,还有父亲的一句怪话惹得全家人哈哈大笑开心极了的场面!
    在老家里,先是父亲去世,然后我们母子就齐心协力,种地的种地,上学的上学。家和万事兴。因为老家有了母亲的勤劳,有了哥哥的奉献,有了我们兄弟团结互助的精神,家里才一天天的好了起来。后来,几个弟弟们都分家另过了,老家就剩下母亲和四弟一家人了。母亲去世后,四弟一家也打了新庄廓,搬出去住了。家里就剩下五弟一人过了。先是西屋、南屋都拆了,剩下北屋让五弟住。去年,五弟享受了党的惠民政策,拆除了北房盖起了几间新屋,老家的院墙都用砖砌了起来,房屋粉刷一新,还搞上了封闭,走进房里,暖烘烘的,亮堂堂的让人耳目一新。当年老家的陈旧形象彻头彻尾的变了模样……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