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凉鞋(散文) 文/山长水阔

日期:2019-05-21 14:35:35 作者:山长水阔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母亲说我还没来到这个世上前,父亲可是一位年轻帅气的农村小伙儿。可在我印象中除了父亲年轻时的黑白照片能感受到母亲说的话是真的以外,现实中的父亲很难让我把他和“年轻帅气”联系起来。皮肤黝黑,面容苍老,身形瘦削,无情的岁月和繁重的农活把父亲折磨成了一位枯槁的老人。父亲变了,变得让我记不清他年轻时的模样,变得让我这不孝子倍感愧怍。如果说父亲有什么没有变,恐怕就只有终日的劳碌和那双陪伴他无数个夏天的凉鞋了。
    那是一双皮革制的凉鞋,是母亲年轻时亲手给父亲做的,我还没记事的时候就已经穿在父亲那双粗糙的脚上了。记事以后,我还能清楚地记得那双凉鞋——黑色轮胎皮做的鞋底,耐磨;棕色牛皮纳的鞋面儿,好看——穿在父亲脚上显得格外精神。父亲每个夏天都要穿上它,二十几年都没有变过,二十几年也没有换过。
    父亲长年累月忙碌在田间地头,跟庄稼地打了大半辈子的交道,有着庄稼人的勤俭。夏天在地里忙碌的时候,父亲会把这双鞋脱下来放在埂上平整的地方,自己宁可光着脚丫干活儿,情愿把脚硌坏磨破,也不让鞋子跟着受苦。夏日闲暇时,父亲总会穿上这双凉鞋到村里走走转转,脸上乐呵呵的,逢人便夸这双鞋好看、耐穿,夸自己媳妇儿手艺好、能干。若是赢来旁人的赞赏,父亲心里更是美滋滋的,乐得笑眯了眼。夏天一过,父亲便把凉鞋洗得干干净净的,还在皮革面儿上打上一层油,然后用一块整洁的白布把鞋包得四四方方的,和着夏天的衣服整整齐齐地放在箱子里,等到来年夏天再拿出来穿上。
    父亲把这双鞋当做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倍加珍惜,因为这双鞋是母亲亲手做的。然而,二十几年的风霜雪雨在父亲身上描下了岁月的痕迹,刻上了粗糙的皱纹;也给这双凉鞋留下了无数的伤疤,无数的修补痕迹。但无论鞋子穿得有多破,破得有多厉害,父亲总会想办法把它修补好,然后乐呵呵地穿在脚上,开心极了,逢人便夸……
    母亲想给父亲再做双新的,我也想给父亲买双新的,可都被倔强的父亲拒绝了。父亲说,母亲做这双鞋的时候很辛苦,手被扎得血淋淋的,怪让人心疼的,不能再让母亲受伤了。父亲还说,这双鞋很合脚,穿久了有了感情,破了就补补,还能穿,买新鞋浪费钱,花那个冤枉钱干啥。
    虽然扭不过父亲的倔脾气,但我还是悄悄地给父亲买了双新凉鞋捎了回去。母亲打电话来说,父亲看着新鞋虽然嘴里责怪我浪费,但心里还是高兴得很。父亲还把新鞋打上了油,存放得好好的,说等那双凉鞋穿坏了修补的时候再拿出来穿上。
    不知道父亲穿上新凉鞋以后会是什么样,会不会乐呵呵地逢人便夸自己的儿子……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