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我不是药神》观后感——“药神”的救赎

日期:2019-05-23 12:37:12 作者:刘德锋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116分钟,我看完了《我不是药神》。
    据说《我不是药神》的票房在今年7月30日就超过了30亿。这30亿里面没有我一分。如同吃不起天价药一样,我也看不起“天价”电影。当然,三四十块的电影票还远远称不上天价。今晚注意到网上有了这部电影的资源,赶紧下载了下来。这似乎也涉及到知识产权的问题。不管它了,今晚就享受这部价值30亿的电影。
    徐峥的电影看过几部,相对来说“药神”才真的称得上是电影的一部作品,至于其它的诸如那些“冏”片,纯属过年过节凑个热闹赚点儿票房。“药神”却是一部让人笑着哭的影片。
    “药神”关注了一个其他电影没有关注过的话题,源自于生活中的真实故事,这个故事涉及到白血病、天价药、生死、贫穷、救赎等关键词。没有人想得病,尤其是白血病;没有人想贫穷,有时却无能为力;没有人想犯罪,有时却是为了继续活下去。
    “药神”也不是生来就是药神的。程勇只是一个生意不景气,欠房租的印度神油保健品店的小老板,前妻要带着孩子移民,老爸血管瘤急需救治,儿子要买的一双260的鞋子就能让他掏空钱包……人世间的所有悲催似乎一瞬间都降临到他的身上。电影的套路似乎都是这样的。可人世间那些悲催的生活哪一件不都是这样一步步,一点点堆积出来的?只不过,现实中的悲催显得更慢一些而已。
    “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没有人愿意灭亡。影片中的老吕为了刚出生的孩子要活下去,黄毛浩子为了活下去敢于去抢药,一个病重的老太太吃药吃得房子都没了,家也垮了,仍旧选择活下去……这个世界有太多让人活下去的理由,最重要的一个理由就是影片中着重特写的那两个字“希望”!
    正是为了“希望”,程勇才开始了他的“自投罗网”似的“药神”生涯。这种生涯我把它叫做救赎,自我救赎。
     一开始卖药就是为了钱,为了救治自己的身患血管瘤的父亲,为了保住孩子的抚养权,不让孩子跟着他妈妈移民。即便是为了赚钱,程勇也似乎没有那么黑心,相对于四万元一瓶的天价正版药,他才卖五千。就这个价格依然让程勇和他的伙伴们在保住自己性命的同时也积累了一定的资金。程勇的父亲得以救治,孩子抚养权也得以保全,程勇也得以开办自己的服装厂,告别了售卖印度神油的生涯。其实,程勇骨子里就埋在善良的种子,他爱父亲,爱儿子,即便黄毛浩子抢了他辛辛苦苦走私来的药,在他得知浩子是“劫富济贫”,将药分给病友时,他也没有继续追究,反而将浩子纳入自己的“走私团伙”;在夜店一掷千金迫使夜店老板代替思慧跳钢管舞,在保全思慧尊严的同时,也让思慧长期压抑的不快得到释放。
    假药贩子张长林的出现,恰恰反衬了程勇这个小人物人性的善良,甚至伟大。张长林使用卑鄙的手段从程勇手中抢走格列宁的进销售路线后,一度将价格涨到两万一瓶,足见其利欲熏心。正因其对金钱的盲目追求,最终被病友给“点”了。但是在生命面前,张长林也保持了最起码的敬畏,扑热息痛加面粉的假药不至于致命;跑路半年被抓,在警察面前也没有将程勇供出来。笔者不是赞赏他对违法行为的包庇,而是认可他敬畏生命的态度。
    张长林被抓,程勇转行经营服装生意,致使病友陷入断药的境地。此时老吕的去世,众多慢粒白血病病友绝望的眼神,点燃了程勇自我救赎的火焰。于是,牧师老刘、黄毛浩子、单身妈妈思慧再次走到一起,开始了一场集体式的救赎。瑞士格列宁正版厂商逼停了印度药厂的生产,好在印度药厂帮助程勇从药店回购药物,但价格涨到两千一瓶。程勇买完药后在恒河岸边遇到了印度人在游神,特写镜头给了两位印度神像——湿婆和迦梨女神像,这可谓是影片的神来之笔,从此,程勇完成了从只想要赚钱,到决心要救更多人不惜倒贴钱和锒铛入狱的华丽转身。面对思慧“咱们卖多少”的询问,程勇说了一句大气的话:“五百,剩下的我来补!”同时将售药范围扩展到省外的病友,跟之前只销售给省内病友截然不同,毫无畏惧大义凛然之势呼之欲出。赚钱生存与治病救人,走私卖药的目的不同,人的格局便不一样了。为此,程勇一个月将贴进去几十万。当程勇坐在服装厂审视自己的服装车间时,当他将儿子送上去国外的飞机时,我知道,这次他是来真的。
    就因这份真,在程勇的感召下浩子剪掉了他的黄毛,一改其杀马特形象,变身为正值热血念家的青年。为了掩护程勇,在码头上驾车与警察上演了一幕速度与激情的追车大片。在点燃观众的同时,也成了浩子生命的落幕。那一刻,我为浩子加油,希望他从警察手中逃脱,用一车走私药去拯救万千慢粒白血病友。他成功了,留给观众的却是生命中的最后一抹微笑。浩子逃离了警察的追击,却躲不开突如其来的卡车的猛烈撞击。这个刚刚完成自我救赎的二十岁的年轻生命就此谢幕。城市的灯火映照着那撒了一地的格列宁。极度悲痛中的程勇一遍一遍地质问“他有什么罪”,他质问的分明是荧幕前纠结于生命和法律的每一个观众啊。此时无需讨论“值”与“不值”的问题,毕竟这也是电影常见的套路。既然生命终将逝去,何不让过程变得华丽一些。浩子用生命完成了他的自我救赎,在把程勇推向更悲的悲痛的同时,也再一次肯定并敦促了程勇自我救赎的进程。
    在生命面前,法律也变得无足轻重。明知是走私,明知是违法,那些被抓住的诸多病友没有一个人说出幕后的程勇。身为警察的曹斌随着假药案件的侦查也开始怀疑自己,以至于无法将案件继续侦破下去。在众多病友心中,程勇已然成为了他们的“药神”。当程勇被宣判从法庭押解到监狱时,道路两旁众多病友的自发相送是对程勇最大的褒奖。他们纷纷将口罩摘下给程勇最高的敬意。此时的程勇才配得上先前那一面面的锦旗。
    其实,当影片播放至此处时就可以结束了,毕竟连死去的老吕和浩子的幻象都呈现在程勇的视野中,单亲妈妈思慧的目光也满含着无限爱意。可电影并未就此打住,又给观众画蛇添足般交待了三年后程勇提前出狱的情节,又以字幕的形式交代了国家近几年医药制度方面的改革。这已经不属于电影的内容了。我想,这些后补内容就是为了印证程勇在法庭上所说的“我相信今后会越来越好的”。
    对于程勇在法庭上最后的那段话,我多少有点儿失望。在经历了一翻心灵蜕变和自我救赎之后,编剧似乎应该给男一号程勇安排一段更煽情更有分量更令人深思的话。没有,言语之中充满了对法律的敬畏和对未来的相信。这也没错,只是觉得还少了些什么。
    生命是伟大的,疾病是痛苦的,法律是严明的,绝症中的人们是需要被关怀的。程勇以一个小人物的身份完成了一场生命的救赎,并将之展现给我们,似乎在告诉我们:生命需要被关爱,人生应当有所坚持。正如对程勇的宣判词中所说:对程勇的行为,给予一定程度的理解。这份理解是多么难得,多么珍贵啊。
    当电影结束的那一刻,我没有像四个月前朋友圈里传的那样泪流满面。或许是经过四个月的沉淀和预防后,我的免疫力稍稍增强了一些;或许是自己没有影片中那些病友的悲催经历。只有那些有了相似经历的人,才会在看电影时笑着流泪。但是,为了写作此文,在我一遍又一遍地回放影片中的诸多细节时,我已泪流满面。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