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年(散文) 文/雷铁

日期:2019-06-03 17:02:22 作者:雷铁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我的家乡坐落在东北的一个小村落里,在我的印象中,所谓的故乡,就是有那三十来户人家的生产队,出了生产队,那便是别的地方了。
    故乡的印象有很多值得回忆,但是记忆最深的则是过年,那是小时候最大的期盼,也是长大后最美好的回忆。
    寒冷的冬季,农民都进入了冬闲。似乎一进入腊月,所有的人就都要准备过年了。故乡的传统是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要在年前做好,过年的时候不能干活,不能生气,其乐融融,这样一年才会有好的开始。
    民以食为天,吃的就至关重要,所以最开始的年前大餐就是蒸粘豆包,一种里面是蒸熟的红豆沙,外面是用黏米和玉米面通过发酵之后包裹起来食品,在饿的时候特别能充饥。蒸豆包的时候要用大量的火,工作量大,所以要请几个帮手才能完成。通常都是几户要好的人家在一起包,这家包好,再去下一家,包豆包的这几天比较热闹,那时候我还小,最喜欢偷吃的就是豆沙,豆沙不仅柔软,而且里面放过糖精,特别的甜。因为红豆贵,所以豆沙馅比较少,父亲看的就严,我吃的都是母亲偷偷给我拿的。趁着热吃,虽然有些烫嘴,但还是有种幸福的感觉。
    这是主食,剩下的副食则要赶集去买,我们叫办年货。镇上逢农历的五、十是集市,十里八村的,甚至外镇的都要来,所以热闹非凡。
    因为是寒冬,所以一个个裹得非常严实,身上除了眼睛,几乎就都用棉布包裹了起来,但是通过眼睛也能看出人们高兴的样子。市场上的货物很多,对联炮仗是主打,吃的和现在比较起来相对少了一点,但是猪肉、肥肠、小鸡、鱼这些是必备的,苹果与冻梨也是不可少的,瓜子和糖是消费时间的最佳零食,至于木耳、海带之类的则根据个人爱好选择。其余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等等络绎不绝,所以一个集市很难买全。人们互相讨价还价,商定好之后便大包小流的往家里拿。我们队因为离镇里比较远,所以队里会赶上一辆大马车,去的时候车上全是人,回来的时候车上全是年货,人们则跟着马车走回来。
    然后是打扫屋子,那时候我们队大多数人家是土坯房,房子的棚和墙都是用报纸糊起来的,所以把屋子收拾干净之后,最好再用报纸糊一边。这样才能有个新气象,糊墙这活需要全家总动员,有的铺报纸,有的抹浆糊,有的递报纸,有的糊报纸。你看一家的人差不多都有活干,过年的时候家里人一起干活,想必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同时还有劈木柴,这是力气活,只有父亲能干,为了能让过年期间少些劳作,所以要多劈一些备用。小的时候我是劈不动的,所以总是捡劈过的木柴,把它们堆起来。后来长大了,劈木柴的事情便由我来做,可我总是故意的劈不好,瞎使力气,父亲就会说:给我吧,姜还是老的辣!然后他举起开山斧,嘿啾嘿啾地骄傲的劈了起来,而我还是捡木柴。我不想让他感觉他老了。
    最后是购买炮仗。挂鞭、二踢脚最受欢迎,这也是我的最爱。小时候家里困难,鞭炮一般就买一百元多一点,但是我喜欢鞭炮,所以就死缠烂打要求多买点,直到父亲无法忍受路人的眼光时他才会多给我买一挂,换来的是回家之后一顿胖揍,但我还是很欢喜。
    到了年三十这天,白天要贴对联,门和窗户贴的花花绿绿的,不光自己家的门,猪鸭狗的门口也都贴上,什么肥猪满圈啦、金鸡满架啦、井泉大吉啦等等,大红纸上大金字儿,在屋里刷上浆糊,跑到外面,往往还没粘好,纸就冻在上面了。
    遇见出来遛弯儿的人都要问声新年好,算是祝福了。晚上全家人都穿上新衣服,坐在火热的炕头,围着满座的饭菜,看十四寸黑白电视上面的《春节晚会》,等快到半夜十二点的时候,父亲就和我说:走,放炮仗接神去!姐姐们则和母亲去煮饺子。接神的时候,我点起了我喜爱的挂鞭,看着挂鞭炸起的雪花和燃烧的火光,忍受着零下三十多度的气温,闻着空气中硫磺的味道,年就这样来了。
    如今生活在城市里,但是每年过年都必须回家,回到那个叫梨树县万发镇东万发村四社的老房子里,我觉城市的房子只是个旅馆,而那里才是我的家。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