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难忘端午节(散文) 文/尚虎荣

日期:2019-06-07 10:53:56 作者:尚虎荣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儿歌:
    "棕子香,香厨房。艾叶香,香满堂。桃枝插在大门上,出门一望麦儿黄。这儿端阳,那儿端阳,处处都端阳"。
    又到一年端午节,一曲《绣荷包》勾起儿时无尽的回忆……      我出生在60年代后期,那时候的农村物质上的确贫乏,但精神上绝对富有。从能记事起,每年除了春节,过得最有意义的就属端午节了,虽然懵懵懂懂,并不明白过节的由来和意义,但快乐、好玩充满整个童年乃至少年时期。
    小时候过端午节,最幸福的就是早晨起来去上学,母亲每年都要将自己几天来亲手制作的荷包还有用五色线拧成的花绳给我们戴上,还要在我们的耳朵里抹点雄黄,说是用来辟邪。
    从我家到学校有四里多地,一路上,拿自己的荷包和别人比较,母亲做的荷包既别致又漂亮,手腕上的花绳不仅色彩鲜艳又搭配的很协调,那种自豪感别提有多高了!
    母亲没有上过学,到去世都不识得几个大字,但她心灵手巧却是出了名的,别的方面不说,单就一年为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准备端午节戴的荷包,就足以显示她的才智。那时候过端午节戴的荷包没有一个是从街上买来的,都是父亲利用到镇上赶集的时候买回花布、五色线,然后母亲根据自己看到的东西缝制出来,当天我们每个人胸前都要戴三四种不同式样的荷包,记得戴的最多的当属桃子、兔子、爆竹,尤其爆竹荷包属母亲做的最精致,最好看,常常引得其他同学羡慕不已。
    这些小物件可能不值多少钱,却都是母亲辛苦几天的杰作,当然这里面也有父亲的一点功劳,做爆竹荷包要用竹节的,父亲就把扫院的扫把拿过来,选出几根直溜一点的毛竹,截出跟鞭炮差不多大小的几节小竹节交给母亲,母亲就可以用几种彩色线将其做成既别致又很逼真的爆竹荷包。
    时间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对端午节的由来、习俗也有了更多的了解,可每年到这个时候看着小时候曾经戴过的荷包,无不触景生情,不由自主的思念起母亲,想起那些幸福的时刻。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