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蒲公英去 文/张叶平

日期:2019-06-15 12:17:25 作者:张叶平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凡是从农村长大的孩子,没有不认识蒲公英这种植物的。
    小时候,家住乡村的母亲,每年都要喂一口大肥猪来补贴家用。于是,打猪草,自然成了我每天放学后的必修课。
    那时候,我所打的猪草,大都是甜苣、苦苣之类的植物,很少将蒲公英看在眼里。主要是甜苣、苦苣成片生长,挖的时候也省力,而蒲公英就不同了,长的比较分散,难找不说,如果挖的浅了,铲子探不到根部,叶子就像凋零的花瓣,散落在地,再一片片地拾捡起来比较麻烦。
    那时候,各家都穷,粮食不够,只能用野菜补充。在我的印象中,人们吃的也多数是甜苣这类苦菜,很少见到有人将蒲公英摆上自家的饭桌。
    初中毕业那年,我第一次去住在城里的四叔家走亲戚。见四叔用罐头瓶做的茶杯里,泡着一些绿莹莹的叶子。起初,我以为四叔喝的是一种高级绿茶。谁知问过后,才知道是普通的晒干了叶子的蒲公英。我当时听后愣了,晒干了的蒲公英能当茶喝?四叔笑道:“山里人不懂,这可是好东西,止渴消毒,降压活血!常喝对身体益处多着哩!”
    当时,我对四叔的话有些半信半疑。但此后不久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对蒲公英有了新的认识。
    那是一个夏天的中午,老舅正坐在屋檐下的石阶前吧嗒着烟斗,看我在院子里翻晒刚打回来的猪草。突然,一条一米长的毒蛇从草丛下窜出,我吓得大声叫喊着,差点没瘫坐在地上。老舅看到后,他走过来,用一根小木棍轻轻压住蛇头,预防它逃跑,然后不紧不慢地又将一根牙签粗的草棍儿塞进烟斗里,掏出一粒黑豆大的黑乎乎烟油,用草棍儿挑着,喂到了蛇的嘴巴里。没过一分钟,只见蛇扭动了几下身子,不动了。
   “蛇死了?”我问老舅。
    老舅点点头。他随后用木棍将死蛇挑到离大门较远的一片草丛后,环视了一下四周,见草丛里正好有一株肥绿的蒲公英,随手揪了几片叶子,揉了揉,将几滴乳白色的汁液挤入蛇嘴里。不到两分钟,奇迹出现了,只见死去的蛇扭动着身子,竟然复活了。
    当时,站在一旁的我,看的目瞪口呆,直到蛇慢慢消失在茂密的草丛,我才反应过来。
    到这时,我才相信蒲公英原来有这样大的解毒功效
    去年夏天,一个多年未见的文友,突然登门来看我。闲谈中,我见他脸庞黝黑,问其原因?他笑着告诉我,说休息天出去挖蒲公英时,被太阳晒的?
   “挖那干啥?”我疑惑不解。
   “治病呀!”他笑笑说:“我妻子前两年得了黄疸性肝炎,吃了许多要效果不理想,后来有人告诉了一个用蒲公英食疗的偏方。起初,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从野外挖了些蒲公英,用热水炒过后。将叶子与土豆丝拌在一起做成可口的凉菜,将炒过的蒲公英水,凉冷存入冰箱,每天让妻子喝上一小碗。连续吃了多半年,再去医院检查时,令人想不到的是,她的病症竟然消失了。到现在,我已与蒲公英结下了不解之缘,只要一有空闲,总要到野外去挖一次蒲公英,这样既锻炼了身体,又有天然的绿色食品可餐,何乐而不为!”
    我对文友的话深信不疑,毕竟,以前亲眼见四叔用蒲公英叶汁救活毒蛇的事例,让我至今感触颇深。
    从此,我也加入了和文友一起挖蒲公英的行列。每到休息天,我们就结伴到县城周边的野外去转悠。将挖回的蒲公英仔细洗干净后晒好,然后分送给同事和亲朋好友们品用。望着他们笑眯眯地品着绿如翠玉的茶汤,嗅着蒲公英飘溢出的淡淡的清香,谈论着小时候在田野挖苦菜的往事,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涌上心头。
    现在,虽然已过了挖蒲公英的节令,但我总怀念在田野里舒展着腰肢的蒲公英。心里也一遍又一遍地安慰自己,明年春暖花开时,一定回村去挖几次蒲公英,也也许是对乡村的眷恋,更多的是对现实美好生活的珍惜和热爱。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