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信传情,成就一生的浪漫(散文) 文/崔炳信

日期:2019-06-21 12:26:36 作者:崔炳信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那年春天,一家报纸的副刊上,刊出了惠的诗歌我的散文——于是放飞手中的信鸽,我们成了真诚的文友。上世纪80年代的乡村,几乎还没有家庭电话,于是邮局成了我们最可亲的地方,辛勤的绿衣使者穿梭于我们之间,写信、盼信、读信,已悄然成为贫穷日子里一道最温馨的风景。说文字,论人生,惠说我的文采很美,我却被她独到的人生感悟所折服,我们聊得如痴如醉,相见恨晚。所以几个月后当我们成立文学社的时候,我首先拉远在安徽淮南的惠“入伙”。
    惠风尘仆仆地赶来了。渐渐混熟之后,我们就无话不谈了,常常扯得海阔天空,天花乱坠。办公室里有6个人,每逢“百家争鸣”的境地,都是我和惠结成统一战线,我们心有灵犀,合力出击,驳得对方无言以对,以致大家戏谑地称我俩是“一家人”。一次,我们在社长家包饺子,刚备好饺子馅儿,社长接电话说有客人要来,于是他叫上小金一同去接人了。本来是四个人的饭,又来新客,做饭的艰巨重任一下子落在了我和惠身上。我开始洗菜,惠在一边和面——这些看似轻松的活儿,对于十八九岁的我们而言,却是一次不小的考验。我一边切菜,一边帮惠拿面、添水。就要擀面皮儿了,惠作出了邀请的姿势,“你来?”“这个,女士优先。”迎着我担忧的目光,惠一摊手,无奈地摇摇头。看着惠为难的样子,我挽起袖子,玩弄着一个个小面团,我试着擀皮了。可是,不是粘在一块儿,就是弄成了椭圆。望着我的拙笨样,惠忍不住笑出了声,“要不,我来试试?”看着她娴熟的动作,我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原来你在捉弄我?”“傻瓜,写诗的女孩哪有不会擀皮儿的?”嗬,惠还是包饺子的行家呢!一边在惠的指导下包馅儿,一边不时地偷看她几眼——小巧玲珑的惠,美丽的睫毛下一双动人的黑宝石顾盼生辉,有着一种脱俗的美,那时,一个念头,一个期盼油然而生——若干年后,在自己家里,要是我俩还能在一起包饺子,那该多好!
    有一次,我们去师专联系业务,回来时惠顺路来我家吃午饭。还是包饺子,惠干得很漂亮很利落,全家人都夸她,她却有些不好意思了。就在我们准备回文学社的时候,忽然闯进了许多人,原来是来讨喜糖的(我们这儿的风俗,女方到男方家相亲,男方是要分喜糖的),弄得我们好尴尬,幸亏母亲拿出一些糖给我们解了围。事情过去几天了,惠还缠着我要我给她写“书面检讨”,而每当这时,我便扮一副严肃相,“我说惠,你可别一不留心,假戏真做哦!”
    半年后,惠要离开了,是她的父亲突然来接她。那是一个月光似水的秋夜,在我面前,惠第一次流泪了,在泪中露出她的温存和善良,也是在泪中接受她的亲吻,初次,也许是最后一次。惠的泪水沾湿了我的脸颊,流进了我的心田,四目相对,我说:愿孤独的你化成一只鸟,在远方我会站成一株高高的相思树,每一个日日夜夜,你都栖息在我的枝头……我把参加征文大赛的奖品、一本精致的生活日记送给惠,她则把自己的全套文学院函授教材留给了我。
    惠走了,无边的思念吞噬着我。惠的倩影在我眼前跳动成诗,我把千种相思、万般柔情搬到稿纸上,讲给最爱的人儿听。家离邮局20里地,有时一天要写几封信,骑着自行车风里雨里来回穿梭,我却乐此不疲,为此,营业厅里的女孩送我一个雅号“痴情邮递”。而每每捧读惠的来信,我更是沉醉其中,那段日子,我甚至爱上了邮局,是她成全了我的“热恋”啊!
    都说好花不长开,两三个月后,惠突然莫名其妙地“失踪”了——写信,发电报,都如石沉大海,再也得不到惠的半点回音。那些焦虑的日子,看到邮递员的身影我都会眼前一亮,我多么渴盼他会带来惠的消息;多少个清晨和黄昏,徘徊在村头,我在苦苦等待着惠的飘然而至;静寂的夜晚,打开“百宝箱”,是一摞摞爱的信笺,那一刻,惠柔柔的话语犹在耳边荡漾……打开一个精致的信封,揭开外层的红绸布,哦,那是你送的一块精致的手帕——上面是你灵巧的手绣出的一个“吻”字,寄托了万千柔情。含着泪,虔诚地吻上去,是你诱人的芳香!你在信里说,“好怀念在一起的那些时光啊!用心去想一个人的日子多苦,为什么偏要忍受这无谓的煎熬呢?只要长相聚,吵嘴、打架也心甘……”可如今,心爱的人儿,你在哪里?你可知,想你的心无家可归,两行热泪化成相思的雨,即将凝成爱的冰凌?
    在“失联”的日子里,我所珍藏的这几十封情书成了自己唯一的精神寄托。这期间,母亲因病离开了我们,爷爷年纪大了,小妹尚年幼,只有沉默少语的父亲在田间劳作,本该为家分担一点的我,却依旧如此“不着调”。其实,在认识惠之前,我的生活中有过一个挺不错的女孩——邻村的芸。从小青梅竹马,小学到高中,我们同读一个班,互相照顾,形影相随。芸家里办了养鸡场,她常常在我困难时偷偷资助我。那次回家路上,芸塞给我一包热乎乎的煮鸡蛋,从她痴迷的眼神里,我竟有了一种莫名的冲动……而今天,物是人非,要掩埋心底的真爱,又谈何容易啊!
    也曾萌生过去惠的老家找她的念头,然而千里之遥,交通不便。当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愧疚,正一步步瓦解我“非惠不娶”的决心时,一封快信递到了我的手中。拿信的手有些颤抖,是惠!信中说,她愤怒了,原来她在外上班期间,一直暗恋自己的老同学“收买”了她的哥哥,扣留了我的20多封信件……
    一年后,我和惠终于修成正果,走上了幸福的红地毯。如今,生活富足了,但我们依然深恋邮政,当一份份精美读物递到手中,当稿费汇款单雪片般飞来时,我们的梦想在滋润时光里翩翩起舞!望着绿衣使者匆匆离去的可爱背影,我对惠说:“这辈子,你才是他们‘投递’给我的最好礼物啊!”惠莞尔一笑,“倘若不是书信传情,说不定现在你还是一个可怜巴巴的爱情乞丐呢!”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