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牵梦绕童年故乡(散文) 文/李占明

日期:2019-06-23 12:59:35 作者:李占明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总是思念儿时的小村,那里有我五彩斑斓的梦。
    村子是小而安静的,除了听惯了的温馨的鸡鸣狗叫,再没有什么喧嚣噪杂。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故乡如画,那是刻在我心里的景象。
    村后是百倾田地,夏秋之交的日子里,景色如画,橙黄的小麦,深绿的豌豆,金黄的油菜,雪雾般的荞麦,一片连一片。庄稼地块之间是一片儿一片儿的荒地荒坡。荒地荒坡田埂边,无论长着什么杂草,都是一派生机盎然。绿底上飘着白雾的兔毛蒿,平甸甸的如一块大地毯;风来一浪一浪银海似的是我们那里最多的索胡草;地毯与银海间,点缀的是粉红色的大碗花,金黄色的蒲公英花,深雪青的蓁艽花,血红的鸡冠花;最数桔梗花不够显眼,茎杆细瘦却挺直,顶一朵黄蕊白瓣的小花,充满了精神。每当秋日的中午,艳阳高照,微风不动,蚂蚱鸣叫野坡田间,真是一点都不打折扣的“塞下秋来风景异”。
    村前是一片百十亩大的马莲草甸(我们这里草原上特有的一种植被地貌,很多),那时村里人都称它河滩。那可真是我们村四十多户人家门前共有的一个大花池,一个生态园。河滩东西长,南北窄,东头和西头各有一个水塘,东缘是土豆地、豌豆田,西端南拐是村里的蔬菜园,白菜、萝卜、葱、韭菜、蔓菁芫荽,青黄翠绿,一片葱茏。南边是一面小山坡,山坡上杂草丛生,山丹、大黄、甘草、马茹茹,倘有雨过,蘑菇遍坡。夏季一到,河滩一片葱绿。河滩密密地长满了马莲(马兰),五六月间马莲花开得最旺,蓝色、紫色、紫蓝色,一簇一簇,如铁匠炉上的火苗。马莲丛间空处是稠稠的寸草,寸草滩上杂生着阔叶的车前草,浅灰绿色的苦菜,葱绿色的齿叶甜苣,贴地而生的翠绿的河篦梳,还有毛莠、水稗……
    夏日里的中午,灿烂的阳光下,葱茏的河滩上蜂蝶成群,五颜六色,河滩便成了孩子们的乐园;成群结队,每人拿一顶单帽、一个吃完药留下的小玻璃瓶,涌进河滩,四处追逐,叫做“扣马王”(即捉蜜蜂王)。蜂王落在一簇一簇深蓝的马莲花上,头扎入花中食蕊,腚便朝天。孩子们这时便帽沿儿向前,手托帽顶,“噗”的一声,双膝跪在马莲旁,帽子扣在“马王”上,然后,慢慢地摸着它的脊背的中间,用拇指和食指捏着他翅膀的根部,将帽向上一翻,那“马王”便现了出来,腚后的毒针一撅一撅乱戳一通,但孩子们手熟为能 ,哪里能戳得上,便把它装入瓶内。偶而也有人受了毒刺,手指便肿得象个生杏子,但仍举着生疼的手指,依然兴致盎然地追蜂扑蝶。
    夜幕降临,村里便弥漫一阵一阵的潮腻腻、湿漉漉、凉丝丝的花草香气。深蓝的夜空里,星星晶亮得像要滴水珠。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吃罢晚饭,三五一堆,坐在院里纳凉。河滩这个天然的空调器,渐渐降下了带着草香的凉爽。待上半个时辰,暑消汗散,疲乏渐渐消融在那凉爽的香气与静谧中。那时,人们为了省一灯煤油,也由于疲乏劳累,日落不久的夏夜九点多,也就都歇息了。躺下,闭上眼,睡不着,就静听河滩里的虫鸣蛙叫,颇有些“稻香村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的意境。
    《小城故事》那歌里有句词唱道“看似一幅画,听似一首歌”,我觉得描绘的正是我的这小山村,不过,还得添上一句:“感受似山边港湾的安平快乐颂”。只那草绿花红、清新静谧,便胜过小城那街道纵横,民居参差,小铺杂列,买卖熙攘,热浪嘈杂。
    上小学时,夏天的每个中午几乎都在这乐园度过。大家在那里追逐嬉戏,累了,就躺在一片寸草甸上小憩、捉虫、抽(读去声,拔,拽)马莲编草垛,乐趣弥漫到了天际。
    孩子们最恼的是刮风天,那种天气蜂与蝶就不会来了。雨天,当然雨天蜂与蝶也不会来。这种时候,就坐在屋里窗前,看不能远出的牛马羊驴,在河滩悠闲吃草,垂头淋雨。孩子们自然又想的是雨后。雨后水塘里的水就多起来了,大家便可在晒了一两天的水中凫水玩泥打水仗了。
    后来,我稍大些的时候放过夜马,每晚等到天快亮时,就把马赶回河滩,象部队夜战演习整队归营一样,稍作“休整”,然后归圈。这时便可以坐在那里抽一小袋烟,马儿们也象吃了走了一夜累了似的,在河滩上慢悠悠地吃些“磨牙草”。
    河滩里有着孩子们无数的故事,每一个故事又有着无尽的乐趣。生活在徜徉与无忧无虑中向前流动着。
    听祖辈父辈人讲,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到五十年代初,这一片河滩更为神奇。那时,人口稀少,家养的牲畜也少,河滩上不仅有马莲,还有枳芨、臭桐蒿、山榆等许多草树,都长得一人多高,密密麻麻;滩的南边缘就是那面小山坡,山坡上多得是一簇连一簇的开着金黄色小花的柠条和开着粉红色小花的山樱桃,深春花旺季节,远远望去,淡淡的火焰丛中闪耀着一片一片金色。神奇的环境里就有了动人的故事:滩与山的交缘处,常奔跑着野兔、山鸡、狐狸、獾,还有狼;或有一夜,村里的一头驴就被狼放倒了;或有一天,谁家的老母鸡就从滩的深处,领着一群刚孵出的儿女们,悠然而回,主人家惊喜不已。
    听着这述说,孩子们在惊骇与惊讶中喜悦,而更多的是想象与憧憬。
    童年的记忆是镌刻在心底的,故乡的美好是永恒的。几十年过去了,童年故乡的五彩斑斓,时时梦魂萦绕。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