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脚究竟可以有多臭?

日期:2019-09-13 21:34:23 作者:邹亭渝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前言:那年,我十岁,老人家都说小孩子闻东西,无论是闻什么都不要责怪他,这样锻炼他们的嗅觉。我感谢他们的教诲,我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馥郁芬芳,当然从那一刻起,昭示了日后的一场浩劫。   
    小时候被母亲逼迫学奥数,我的条件也很简单,就是给家里的宽带提速。 我日夜期盼着电工敲响我家的门铃,看着眼前的公式、图形 ,我的心早已飘向远方。   
    终于,一阵清脆的铃声,唤醒了伏在案前早已心急如焚的我。我将纸、笔排山倒海般地挥至一旁,奋不顾身的冲去迎接那个已经等待了仿佛千年的男人。(ps:我一个人在家   门打开的那刻,一个黝黑的男子伫立在我眼前,他穿着迷彩衫,解放鞋。他的形象与救世主是如此的般配。    
    他一边抹去额头的汗水,一边羞愧地问我“请问,有拖鞋吗?”     
    太朴实了!我被他敬业的精神深深的打动,匠人精神也不过如此嘛。我怎么能够嫌救世主的鞋脏?“叔叔,地我可以再拖,您直接去装吧,书房在这”话毕,我便领他去书房,他把耷拉在脚上的解放鞋一踢,只剩下黑色的袜子,便匆匆跟来。     
    木地板上留下了他完整的足迹,他的脚印一个接着一个,见证了我漫长的救赎与解脱。师傅的技术非常娴熟,不过十分钟就安装完毕,我在一旁聚精会神地看着,因为我不想错过每一个瞬间。我送他出门,但突然发现我的头竟昏昏沉沉,我人生中第一次有这样的晕眩,第二次是九年后,当我抽完第一支香烟。可能是幸福的降临太过沉重,对还仍未经历过精神和肉体的反复刺激的10岁的我而言,一切都过了火。      
    我目送他远去,然后急切地冲回书房,准备开始三亿人共同的梦想。
    也就在我转身的那个刹那,我察觉到了一丝不对,正值盛夏,为什么有人会晒咸鱼?我望了望着空旷的花园,又翻了翻冰箱雪柜,连柜子里的腊肉也拿了出来,放在手里闻了又闻。很遗憾,都不是。令我最不解的是,为什么空气中总是饱含着盐分。      
    我想起来小时候大人说的,去闻,去探索,我坚信我经过开发了的嗅觉,一定不会令我失望。随着我走向书房,那股神奇的味道便愈发浓厚,我回忆起儿时牵着父母的手踏进海洋公园。我盯着地上逐渐褪去的脚印,英雄的足迹,我起了疑心,鼻尖触到木地板的瞬间,一阵寒意击穿了我幼小的心灵,思绪把我带往了太平洋,我甚至看到了夏威夷岛上身姿婀娜的少女,那是大海的味道。紧接着,我的胃一阵翻腾倒海,伴随着一阵剧烈的干呕,我扑倒在沙发上,回想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切,我的胃仍在抽搐,不停地悸动着。
我打开了家里所有的窗户,还有厨房的油烟机,三个小时过去,我的母亲回来了。进门没两步,“儿子,你踩狗屎了?!”
    接下来的三天,我仍要做奥数,不过是坐在客厅的餐桌上。气味一直在我家弥漫,我妈将塞满茶叶的铁盒,放进书房,切半的柠檬,用尽了办法。晚上一家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大开着的窗,吹入一阵穿堂风,又是那熟悉的味道,大海的味道。      
    过去了四天,事情终于告一段落,在同一地点,我俯下身,鼻尖触到木地板的瞬间,一阵寒意又击穿了我幼小的心灵,思绪把我带往了北冰洋,我看到了北极熊们在捕猎鲱鱼,这是大海的味道。无不感慨何为“入木三分”       
    十年过去,依旧坐在案前。夜色拉开了帷幕,书房里仅有手机屏幕和台灯发出的微光,光线里灰尘缓缓坠地,它们在这种幽暗中似乎复活过来,轻声叙述着自己的往事。我怀念的当然不是那股持续多日的脚臭所能满足我的低趣味,而是对生活的好奇与乐观的态度。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