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的历史由来简介

日期:2019-11-21 11:16:20 作者:李勇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1994年,阿富汗的天空是血红色的,35岁的奥马尔决定干一番大事业。
  很快,他成立一个组织,塔利班。

  壹
  奥马尔出生在坎大哈市附近的诺德村,村中住的都是普什图人。普什图族是阿富汗的第一大族,约占阿富汗人口的40%,其次是塔吉克族、哈扎拉、乌兹别克、土库曼等20多个少数民族。奥马尔所属的霍塔克部落是吉尔扎伊部普什图人的一个分支。

  阿富汗民族分布图
  在阿富汗,20多个民族杂居在一起也是一个很壮观的场景。他们一般情况下“各说各话、各找各妈”,谁也不搭理谁,在他们眼里只有宗教、部落、长老,不知道国家为何物?
  早年的奥马尔曾在坎大哈市的宗教学校学习,是一位虔诚的伊斯兰教徒,由于当时军阀混战,奥马尔全家不得不搬到乌鲁玆甘省的塔林科特暂避战火。
  随着父亲的去世,奥马尔不得不为一家的生计而奔波。他来到了坎大哈省梅万德地区的辛格萨尔村,成为村子里的一个毛拉(宗教人员),还在村里开了一家伊斯兰学校。
  本来想以教书育人终此一生,无奈天不遂人愿,苏联的入侵使得奥马尔与其他阿富汗人民一样拿起武器反抗。
  苏联侵占阿富汗有其地缘政治目的。阿富汗这地方以高原与山地为主,到处沟沟坎坎,气候也干燥,一年下不了几场雨,更没有什么矿产资源,老百姓都是“靠天吃饭”。
  按说大家都应该避之不及,但是其地处中亚腹地,位于中亚、东亚、南亚的交汇处,是打通亚洲与欧洲的交通要道。在历史上就有波斯帝国、亚历山大帝国、贵霜王国、孔雀王国、大唐帝国、蒙古垂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而吞并这个国家。美苏争霸以来,为了控制这片土地两个超级大国没少暗中较劲。
  苏联侵占阿富汗的直接原因在于自己扶植的代理人塔拉基被阿明干掉,并取而代之。上台后的阿明开始疏远苏联,与美国“眉来眼去”,使得苏联下决心除掉他,扶植迈尔卡勒傀儡政权。

  哈菲佐拉·阿明
  1979年,苏联出动6个摩托化步兵师、2个空降师、3个武装直升机团队、2个运输直升机团,共计12.5万人闪击阿富汗(苏联从希特勒那里学会了闪击战),仅仅3个半小时就结束战斗,击毙阿明以及其4个妻子、24个子女。
  苏联独占阿富汗,美国不买账,巴基斯坦、沙特也不买账,于是支持阿富汗国内圣战军阀与苏联战斗。
  当然,即使其他国家不支持,骁勇善战的阿富汗人民也不会屈服。19世纪日不落帝国英国曾经三次侵占阿富汗,每次都被全民皆兵的阿富汗人民打得找不到北,奥马尔就是这个时候放下手中的教鞭加入圣战组织的。
  奥马尔加入尤尼斯·哈里斯领导的伊斯兰党,成为一名优秀的火箭炮手。在战斗中表现非常勇敢,并四次负伤,甚至瞎了右眼。据说,奥马尔右眼受伤时,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自己取出受伤的眼球,然后把上下眼皮缝起来,我觉得这可能只是“据说”。
  戈尔巴乔夫上台之后,眼看着为了这破地方“烧钱”烧的没有任何盼头,又陷入阿富汗“人民战争”的汪洋,江湖险恶,不行就撤!戈尔巴乔夫还是有先见之明的,阿富汗反苏“圣战”运动已经从全球43个国家吸引来3.5万极端恐怖分子,阿富汗已经成为恐怖分子交流经验的会议中心,为维护统治苏联每年在阿富汗要烧掉50亿美元。
  1988年10月14日苏联正式撤军,走的时候还不忘扶植亲苏总统“纳吉布拉”。纳吉布拉祖上是普什图人酋长,此人身体强壮,精力充沛,残忍无比,在他当政时期残杀数万阿富汗人,人称“屠夫”。
  在对待外族侵略这件事情上,阿富汗人有“洁癖”。眼看又一超级大国在帝国坟场栽了跟头,而苏联人的“影子”还在,战斗还要继续。很快,纳吉布拉政权被推翻,纳吉布拉也逃到联合国驻喀布尔的办事处,当然,后来屠夫被“屠”得也很惨。
  我们把话锋转到奥马尔这里。
  抗苏战争结束,回到家乡的奥马尔重操旧业,再次成为一名毛拉。然而赶走苏联及其代理人之后,阿富汗的天空依然是血红色的。当时国内各个部族、各个国家支持的圣战者队伍林立,他们之间为争夺利益相互混战,造成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圣战组织的“四大天王”有:1、总统拉巴尼与国防部长马苏德领导的政府军,其核心为伊斯兰促进会,以塔吉克族为主;2、希克马蒂亚尔领导的伊斯兰党,以普什图人为主,得到巴基斯坦支持;3、杜斯塔姆领导的民兵武装,以乌兹别克族为主,实力最强;4、伊斯兰统一党,以什叶派哈扎拉族为主,与伊朗关系密切。
  奥马尔早就对军阀混战心生反感,他一直想建立一支不同于四大军阀的政权组织。这个组织能够以复兴伊斯兰教为己任,完全遵守《古兰经》和圣训的基本教义和原理,这也为塔利班壮大之后的烧杀抢掠等宗教极端主义行为埋下伏笔。
  机会终于来了!
  一日,有一个军阀掠走了自己邻村的一位女子供自己淫乐,奥马尔知道此事后,迅速从宗教学校中找来30名学员与16杆枪,趁着夜色偷袭军阀军营,救出该女子,并把反动军阀绑在坦克炮筒上示众,还缴获大量武器与物资。
  几个月后,又有两个有恋童癖的军阀为争夺一男孩而大打出手,也是奥马尔带着一群宗教学生去摆平的这件事情。
  很快,奥马尔就成立了塔利班。塔利班原意为“学生”,其组织成员主要来自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难民营宗教学校的学生,这些学生大多为苏联侵占阿富汗时期的孤儿(从小缺少女性关爱、憎恶女性),也包括一些曾经受过军事训练的普什图难民。
  塔利班以“铲除军阀、恢复和平、重建家园”为口号,提出反对腐败、恢复商业的主张,以建立世界上最纯粹的伊斯兰国家为己任。
  塔利班刚刚成立的时候仅仅800人,但是由于他们作战勇猛,纪律严明,并且能够为身边的老百姓伸张正义,赢得广大老百姓的信赖,其队伍也迅速扩张。
  当然,塔利班能够快速壮大与巴基斯坦的支持分不开。塔利班成立不久,有一支运输队在坎大哈被劫持,巴基斯坦请求塔利班学生军(部分塔利班成员来自巴基斯坦)出面搞定这个事情,于是,奥马尔迅速带领塔利班偷袭劫匪大本营,找回巴方物资,这也相当于向巴基斯坦政府交了“投名状”。
  后期,巴基斯坦在塔利班统一全国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不仅在后来的赫拉特战役、马扎里沙里夫战役中直接为塔利班提供兵源,而且为塔利班提供武器与军事训练。
  当然,巴基斯坦背后站着美国。美国一直想控制阿富汗这个中亚战略要地,经由阿富汗铺设一个通往印度洋的石油管道,由于当时学生军规模较小,美国采取暗中支持的方式,心想:“如果塔利班以后有出息,相当于自己花小钱投资投出了一个阿里巴巴,如果是塔利班迅速被灭,也不心疼”。
  1994年12月,奥马尔的塔利班发了一笔大财。他们在斯平布尔达克口岸缴获了一个军火库,里面有1.8万支枪,几十门大炮与大量军用物资。有了这些武器装备,奥马尔的塔利班腰杆立马硬了。他们又缴获了十几辆坦克、装甲车还有6驾苏式战斗机与6驾运输直升机。
  很快,兵强马壮的塔利班打败军阀萨勒赫,进入坎大哈,然后重创希克马蒂亚尔势力,不到半年就占据了阿富汗的半壁江山。
  随着塔利班势力的逐步壮大,其他各路军阀都被打怕了。他们迅速组成“北方同盟”,共同对抗塔利班。然而,奥马尔已经势不可挡。
  1996年5月,奥马尔挥师北上,进军首都喀布尔,这次他的对手是“潘杰希尔雄狮”马苏德(2001年9月,被塔利班成员炸死于家中)。经过激战之后,奥马尔终于在9月26日占领喀布尔,把“北方同盟”逼退到北方一个狭长的地域。
  塔利班占领喀布尔的第一件事,就是从联合国驻喀布尔办事处揪出已经躲藏4年的前总统纳吉布拉与其兄弟,并残忍杀害。他们不顾联合国副秘书长的阻拦,先是阉割他们,然后把他们拴在吉普车上绕着总统府拖行,最后将他们枪杀,尸体悬挂在总统府外,塔利班此举受到国际舆论的一致谴责,而巴基斯坦与沙特却置若罔闻。

  纳吉布拉被吊死
  收拾完马苏德之后,轮到杜斯塔姆了(至今仍健在)。1997年塔利班决定攻打杜斯塔姆的地盘——马扎里沙里夫,一统全国。刚开始却遭遇惨败,奥马尔大怒,他要求塔利班迅速扩编,当时仅巴基斯坦的一所宗教学校就贡献了2500名学生。
  1998年9月,终于攻下马扎里沙里夫的塔利班,决定对城中的哈扎拉居民(蒙古后裔)报复。当时,奥马尔同意屠城2小时,其实屠城2天,杀死8000多人,塔利班缺乏对死者基本的尊重,他们并不对尸体进行掩埋,而是曝尸荒野,其违反伊斯兰教义的行为令国际舆论一致谴责。
  1999年下半年,塔利班已经攻占阿富汗境内90%的领土,成为政权的实际拥有者,最后10%的土地控制在哈扎拉人的手中,奥马尔不会放弃统一全国的好机会。
  哈扎拉人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他们不仅骁勇善战,背后也有伊朗与印度两国的支持,塔利班对哈扎拉人聚集的巴米扬省进行大封锁,由于巴米扬地区海拔2286米,气温低,与外界联系也很困难,30万哈扎拉人生命危在旦夕。后来在联合国人道主义者的帮助下才活下来。
  塔利班虽然灭掉四大军阀,但是其以极其残忍的手段对待自己的对手,其宗教极端主义作风在国际舆论中“差评如潮”。据统计,在1996-2001年间,塔利班分别对塔吉克族、乌孜别克族、哈扎拉族、甚至一些普什图族共进行15次系统性大屠杀。
  特别是2001年,塔利班为表达自己对伊斯兰的真诚信仰,把巴米扬省的两尊世界上最大的立佛——巴米扬大佛炸毁(后来中国人张昕宇夫妇对大佛进行了光影还原,为此还受到塔利班追杀),令其在国际上残存的那点好感消耗殆尽。

  光影还原的巴米扬大佛
  早在1996年9月占领喀布尔之后,塔利班就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任命塔利班最高领导人奥马尔为埃米尔,穆罕穆德·拉巴尼为临时政府总理。不过当时的塔利班政权在国际上还比较孤立,只有巴基斯坦、沙特与阿联酋承认该政权的合法性,其他国家仍然承认塔吉克人布尔汉丁·拉巴尼为首的反塔利班武装。
  塔利班执掌政权之后,成立“促进美德与防止恶行部”,开始大力推行极端宗教政策。
  这个部门颁布一系列法令:女性必须穿着全身蒙的严严实实的波尔卡,不能露出身上的任何部位;停止娱乐活动,商店、旅馆、汽车站不能放流行歌曲(电视、录音机等都被机枪“突突”掉);男性不许刮胡子,否则会丢进监狱,直到胡子长到一拳那么长才允许出来(成年男子在阿富汗不长胡子没法活);不允许放风筝;女性出门必须男人陪同,在外不能发出笑声;不允许通奸,否则的话会被乱石砸死(电影“追风筝的人”有此场景)或被一堵墙拍死,当时制定法规者还为实行哪种死法更合适产生激烈的争论;女子不得在喷泉洗衣服等。
  曾经夹道欢迎塔利班武装部队,并且认定奥马尔为先知穆罕穆德的阿富汗人民无声哭泣着……
  由于常年战火破坏了广大农田与灌溉系统,塔利班的战争经费大部分来自罂粟种植。阿富汗这鬼地方,土地十分贫瘠,战争很烧钱,塔利班只有让老百姓种植生存能力强,经济价值高的罂粟,自己再从中谋利。

  罂粟种植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既能为阿富汗人提供大量工作岗位,利润也高
  1996年塔利班控制喀布尔之后,曾短期禁毒,鸦片产量一度减少到2250吨,但是一年之后就增加到2800吨,1999年更是达到4600吨,阿富汗毒品产品的93%来自塔利班控制区域。
  塔利班的毒品经济使中亚五国经济受到影响,使得吸毒人数不断提高,贫困人口持续增加。
  贰
  取得政权的塔利班因本拉登与美国的关系渐行渐远。
  奥马尔在反苏圣战的时候就与本拉登结下深刻的友谊,在奥马尔为统一全国攻城拔寨的时候,本拉登也没少给予其资金支持。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奥马尔也为本拉登的基地组织提供训练场地。有意思的是,他们都娶了对方的女儿,双方见面要互相叫爸爸。
  当然,拉登与奥马尔有一点不同。奥马尔比较务实,他就想在阿富汗建立纯粹的伊斯兰国家;相比奥马尔,拉登“逼格”就很高,他主张既不要东方,也不要西方,只要伊斯兰,建立纯正的伊斯兰政权。
  早在1998年8月7日的时候,也就是塔利班攻占马扎里沙里夫的前一天,本拉登主导的基地组织袭击美国驻肯尼亚与坦桑尼亚大使馆。袭击造成258人死亡,包括美国驻肯尼亚大使在内的5000多人受伤。美国逼迫自己曾经的“盟友”奥马尔交出本拉登,奥马尔以本拉登是自己的客人为由断然拒绝。
  1998年8月20日,美国向阿富汗东部贾拉拉巴德与霍斯特省的基地组织训练营发射75枚巡航导弹,炸死21人,炸伤30人,空袭计划花了5500万美元,但是对本拉登及其基地组织并没有造成任何损失。
  小布什上台之后,似乎没有意识到恐怖主义的严重性。他暂时把本拉登放到一边,直到“911事件”发生,他才决定收拾本拉登,推翻塔利班政权。
  小布什决定绞杀塔利班,对于北方联盟来说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消息。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北方联盟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并肩作战。英美联军利用轰炸机以及无人机对塔利班以及基地组织进行空中打击,“北方联盟”组成的地面骑兵部队同步跟进。
  在地面与空中的双重加持之下,塔利班溃不成军。仅仅7周的功夫,北方联盟在地面“遛弯”似地就占领阿富汗的北部、中部、西部大部分地区。
  12月11日联军部队占领塔利班的据点坎大哈之后,北方联盟与北约军队乘胜追击。塔利班武装与基地组织成员逃往阿富汗与巴基斯坦边境地区,由于阿巴边境地形比较复杂,非常便于隐藏,塔利班成员又对这一块地形非常熟悉,使得塔利班与基地组织成员能够逃过北方盟军的搜捕,最终越过巴基斯坦边境进入巴基斯坦部落区避难。这些武装分子与巴基斯坦的普什图人“本来就是同根生”,一旦他们混进这些地方,塔利班就能够有效地“化整为零”。

  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山峦叠嶂
  至此,塔利班政权倒台,受美国政府支持的卡尔扎伊政权上台。
  战争能够如此之快的结束,与美式武器的精良有关系,更与奥马尔的策略转变有关。塔利班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若进行正面冲突的话,无异于鸡蛋碰石头,还不如主动退出,为东山再起积蓄力量。
  喀布尔有近3万塔利班武装,然而在2001年11月11日那天,他们突然在人间蒸发。(双11购物去了?)坎大哈的2万塔利班武装也主动撤退,美国只搜捕到7000人。
  由于塔利班成员有许多是生活在巴基斯坦的普什图人,大批武装分子像流水似地渗透到阿富汗沟沟坎坎的地方部落或难民营中去了。等到你追击到部落,这些人也许正在与家人团聚,或者在地里干活,一切都跟没事似的。

  巴基斯坦境内阿富汗难民营
  大家可以脑补一下这样的场景:
  塔利班成员:我回来了!
  父母:最近几年去哪了?
  塔利班成员:跟着奥马尔混社会去了。
  父母:以后还出去吗?
  塔利班成员:等消息吧!听说奥马尔要涨工资,一天12美元。
  父母:嗯,挺划算的,政府军一天才4美元。
  美国主导的北约受到蒙蔽。他们在取得表面的胜利之后,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忙着在阿富汗扶植新的代理人,在阿富汗推行世俗化、民主制度与自由经济改革,谁知道销声匿迹的武装分子很快就像“韭菜”一样疯长起来。
  叁
  塔利班政权覆灭之后,美国忙于为伊拉克战争做准备,留下少量部队扬长而去,然而新鲜的塔利班“韭菜”却长出来了。
  2003年,受到巴基斯坦庇护的奥马尔振臂一呼,分布在阿巴边境的塔利班成员纷纷放下“古兰经”、扔掉锄头,重新回到队伍中来。没过多长时间,塔利班武装势力就从几千人增加到1万人乃至2-3万人,令新成立的卡尔扎伊政府瑟瑟发抖。
  奥马尔是一位战略家,非常善于利用时间和时机。随着武装力量的逐步恢复,他意识到虽然自己的有生力量在恢复,但是毕竟江山不在自己手中,卡尔扎伊政府背后又有美国撑腰,硬怼是要吃亏的。
  奥马尔决定以游击战、恐怖袭击为主。以奥马尔为首的新一届领导班子在阿巴边境遥控指挥,塔利班成员实施一系列暗杀与偷袭活动,一系列的人体炸弹、汽车炸弹、路边炸弹花样百出,许多无辜的平民死亡。2006年,阿富汗每月发生425次恐怖袭击事件,死亡4000多人;2007年,每月566次,死亡8000多人,其中1500多人是平民。
  奥马尔新策略使阿政府与美军陷入“治安战”泥潭,塔利班的活动范围也不断扩大。2003年塔利班重新崛起不久,塔利班不仅控制阿富汗南部以及阿巴边境,势力范围逐渐覆盖阿富汗南部大中城市以及遍布全国的交通干线。2007年,其控制范围已经达到全国领土的52%,2008年达到72%。
  眼看在阿富汗反恐越反越恐怖,2009年奥巴马上台之后改变反恐策略。他认为反恐的中心不应该在伊拉克,而应该在阿富汗。他一边加大对塔利班打击力度,同时实施内部分化。奥马尔的强硬手段取得一定成效,塔利班势力扩张在奥巴马上台之后收敛了不少。
  奥巴马新策略取得成效,不过那也是美刀“烧”出来的。奥巴马时期,他花费美国18年来在阿富汗战争经费的80%,其在位期间美国国债以1年1万多亿美元的速度蹭蹭上涨。
  塔利班的再生能力非常强,很快抵御住奥巴马的攻势,迅速展开反扑。2011年4月30日,奥马尔在阿富汗境内实施新一轮攻势,他组织了一系列恐怖袭击,对象主要为阿富汗政府官员与警察,奥巴马这才意识到与自己名字仅仅差一个字的奥马尔已经成为魔鬼与智慧的化身。
  2014年,奥巴马决定逐步退出阿富汗战争。本拉登于2011年5月在巴基斯坦被美国海豹突击队击毙,美国老百姓的仇也报了,美国大兵呆在阿富汗的借口也“余额不足”了,局势对塔利班也越来越有利。

  美国驻阿富汗军队自2011年就开始逐步减少
  奥巴马同时意识到,虽然阿富汗位于中亚核心位置,它能够北阻俄罗斯,东防中国,南击巴基斯坦,西敲伊朗,但是其发挥作用的前提得是一个和平稳定的阿富汗,一个充斥恐怖袭击活动的阿富汗其实毫无用处。

  阿富汗周边国家
  当然,塔利班内部也并不是铁板一块,特别是在精神领袖奥尔马因病去世以后。在其2013年去世之后,受到美国以及阿政府和谈分化政策的影响,塔利班内部逐步形成强硬派与温和派。2015年7月,阿赫塔尔·曼苏尔继任塔利班领导人,但是其对于对手温和的态度激起奥马尔的儿子雅各布及其兄弟拉苏尔的不满,这造成塔利班内部军事冲突不断。2016年3月,阿富汗西部的赫拉特省4天之内因内讧打死200名武装分子。
  后来,美国间接帮了塔利班的忙。2016年5月,曼苏尔在美国军事打击过程中死亡,马拉维·海巴图拉·阿洪扎达继任塔利班第三代领导核心,阿洪扎达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强硬派,他奉行“四个坚决”政策:坚决拥护奥马尔思想,坚决不与阿政府和谈,坚决实施恐怖袭击,坚决把美国赶出阿富汗,该策略在塔利班内部赢得广泛支持与一致好评。
  在解决内讧之后,阿富汗政府控制的范围越来越少。2019年,塔利班已经控制大量的山区与村镇,而阿富汗政府却只控制一些比较大的城市与主要交通线,阿总统巴尼已经沦为喀布尔市长,塔利班的“武装割据、山区包围城市”战略很快就要成功了。
  特朗普上台之后,商人的本性使其喜欢以最“经济实惠”的方式解决问题。特朗普的思路很清晰,投资收益大于成本的事情就干,投资与收益不成比例的事情坚决退出。他已经意识到美国在阿富汗干了一个赔本买卖,这鬼地方肯定不能呆了,但是他要尽可能挽回损失。
  然而,塔利班知道自己的优势在于宗教信仰与地方部落支持,自己的持久战术正在走向成功,在谈判桌上表现十分强硬,特朗普寻求一个体面的方式离开阿富汗也很难。2019年9月9日,特朗普单方面宣布与塔利班的谈判已经死亡,其原因在于9月7日塔利班在喀布尔的自杀式袭击中造成包括1位美国大兵在内的12人死亡。
  我们再来看看塔利班这边:
  国际形势对塔利班也越来越有利。虽然自己目前的经济状况仍然比较差,经济来源仍然是以自己占领区的罂粟种植为主(下图),而俄罗斯已经开始对塔利班暗中军事援助,这可是一针强心剂,普京大帝的微笑给了塔利班无限的精神鼓舞。

  2002-2017阿富汗鸦片种植量,单位:万公顷
  从国内来看,美国在阿富汗已经失去民心。在美国初入阿富汗的时候,的确有许多阿富汗人民对异教徒为自己带来和平的生活抱有信心,然而18年下来,自己的希望完全落空。他们开始思念塔利班时代,那时候严是严了点,但是日子还是能过的,而现在的局面还不如过去,有的甚至越过阿巴边界加入塔利班。
  肆
  估计对于阿富汗形势,现在特朗普最想说的一句话是,做总统难,做美国的总统难上加难。
  美国曾经希望借911事件控制阿富汗,同时以阿富汗为楔子,打入俄罗斯、伊朗、中国的大后方,改变中亚的地缘政治格局。然而现实却是,阿富汗已经成为一个恐怖袭击基地,俄罗斯虽然经济实力不行,但是对中亚的政治影响力远在美国之上,中国也开始通过经济纽带对中亚地区发挥作用,美国方案实质上落空。
  如今18年过去了,美国军事占领阿富汗的战果是5000个美国大兵死亡,2.5万人伤残,战争军费高达2万亿美元。
  美国要退兵,阿政府当局肯定很难受。随着阿政府的各种腐败丑闻不断传出,政治动荡的恶性循环(下图)使得阿富汗人民越来越不支持他们。再加上,阿富汗人民自古就讨厌外族入侵,对于外族入侵培植的政权更是坚决打击,他们身上沾有外族的影子,而塔利班左手执“民族大义”,右手执“宗教信仰”,已经获得民众与地方部落的大力支持。
  从这个视角来说,一旦美国从阿富汗撤军,阿政府立马会成为部族政治目标的靶子,塔利班一定会卷土重来,重新获得政权。
  当然,我们不得不思考2个问题:即使塔利班重新获取政权之后,老百姓的日子会怎么样?塔利班能够建设好这个国家吗?毕竟,1000多年前的“古兰经”上面没有写着如何建成一个现代化强国!
  地处亚洲腹地的阿富汗,由于没有稳定的农业来支撑国力,无法输血工业,更无法实现工业反哺农业,实现经济的良性循环,以后会不会再次成为周边国家的竞技场?

  阿富汗每公顷粮食产量不及世界平均水平一半
  写到这里,我眉头一皱,沉重地放下了笔,心情久久难以平复。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